我上班的地方在北角(north point),在31层的办公室远望,从来没有如此近的距离看到惬意游荡的飞鹰。对面有座青绿的山峰,沿着山沿一路是密密麻麻,高高小小的楼群,几只飞鹰就在这楼群之间盘旋…

公司有一位秘书,上小学的时候从内地到了香港;粤语讲的非常好。因为我晚上加班比较晚,所以每次回到公寓的时候都已经差不多11点,然后我会趁着超市关门的间隙买第二天的食材,从不会做饭到流利的炒个小炒肉,时间过的真是飞快。

至今印象很深刻,中午会带饭去公司,经常只有我和秘书带盒饭坐在会议室慢悠悠的吃便当。她母亲每天都给她做好吃的,而她却吃的很少,然后她会匀一些菜给我,让我大饱口福。然后我们还会有一些时间到楼下散散步。高楼林立的香港,找一块空地散步都感觉是一件很拥挤的事情。有一次还走了很长一段,来到海边,看到对面的九龙。

后来我离开了香港,再后来她辞职,嫁人然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我很感谢她,她给我讲了很多关于香港的故事。对于这里,我好像熟悉孩子一般轻车熟路。只是多了一些说粤语的腼腆,但全然没有尴尬的感觉。很久以前凡事外国人给我的感觉都是顶礼膜拜,不管香港人也好,澳门人也好,美国人也好,因为不熟悉,所以敬而远之,所以好奇。

香港的日子给我开了一扇门,让我从此更好的看待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