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晚上11点半,香港机场,准备登机,目的地委内瑞拉加拉加斯。

做的是法航777-300ER,每一个座位上有小电视看,不过一路上我都是一种昏昏沉沉的状态,顺带玩了几把小游戏。

位置靠窗,除了从香港起飞的时候看到下面星光点点,再看到亮光就是降落的时候了。在飞机上看星星感觉很特别,星星明显要闪亮很多。今天是中秋,秋高气爽,能看到月亮算是很开心了。

坐我旁边的是2个台湾人,她们去法国参展;也许相互之间有那么一点默契,我们对两岸的问题都避而不谈,只是谈谈如何放大假,去那里那里玩。她说10月10日是她们的国庆日,说的时候她特意笑笑说是在台湾这边一直都这样叫。我没有说什么,国庆日也好,孙中山纪念日也好,对他们普通老百姓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呢?多放几天假,多涨点薪水才是关键。

不过一路上我老琢磨着Singapore chinese, hongkong chinese, taiwan chinese, mailand chinese。原来chinese这个名字早已赋予了太多的含义

飞机餐吃的不错,不过真的不习惯凌晨吃晚饭与早餐,时差已经拆了我肠胃的台。反倒闲着没事的时候拿着一只只小红酒和素不相识的人干杯,喝得饱饱的,互相道别,各自睡大觉了。到达法国的时候,北京时间已经12点了,但是法国还在黑夜之中,好像沉睡的狮子,就那么静静的躺着。

在候机厅一直等到了日出,红红的太阳圆滚滚的从天边飘上来了,我居然小激动的想哭。

还有9个小时的大西洋飞跃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