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如老板娘所言,星期天整个大街上空荡荡的啥都没有,商店不是关门就琵琶半遮面,零零星星几个人,平时满大街叫卖的商贩与人流穿梭不息热闹非凡的市场这个时候都跑到那里去了。整个城市像睡觉一样的安静。这就是委内瑞拉人的处世哲学,钱永远是赚不完的,给自己放一天假快乐一点有啥不好的。苦就苦在我们这些异地分子了,又没有地方可以去,只好安静的呆在宾馆里面;安静得仿佛消失掉了。人在这个时候的新陈代谢仿佛都停止了,一整天只啃掉了2个面包。结果就是,星期一早上饿得两眼青光,走路飘飘;吃东西的时候仿佛和狼似的生吞活剥,不放过一丝残渣~ 星期一早上的心情就和从监狱解放出来了一样,阳光都要灿烂一点了。


这个星期一星期二我都在忙碌中度过,期间被一个问题困扰好久,就是如今开中餐馆与干IT,谁最赚钱;后来怎么算都是开中餐馆赚钱,sigh,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咋都往开中餐馆方面想呢?所以说人要是物质食粮没有满足,那会有心思想着精神食粮呀。唉,那个马斯诺真是厉害,把我现在心里看的是一清二楚,厉害厉害,哎,啥时开中餐馆呢~~~


晚上回宾馆的路上,我和W君一块走。这个城市都没有什么路灯,晚上7点光景的时候大街上的商店基本都上关门了,人也稀稀落落,汽车倒是晃晃悠悠;堵车嘛,这里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这个时候也就刚过黄金时间而已。说起这个堵车,原因一大把,比如:道路比较狭窄破旧,虽然设置了一堆的单行道,但这里的道路和水乡一样到处都是,每一个街区都很小,并且没有什么主干道的概念,走几步就到了一个路口,想不堵车都难呀;再比如:汽车激增,国家好像对汽车没啥限制,啥车都能上街跑,高级点奔驰,差一点美国那种六七十年代的破车,还有我们国产的QQ都能见到;再再比如:汽油价格便宜得一塌糊涂,加满一车油只要大概5000Bs,折合人民币也就15块钱,这里买一瓶1L的矿泉水都要2000Bs,所以经常看到那些特耗油的车在街上跑,突突突冒着浓烟。


说远了,我和W君没有车呀,脚还行把;看着天色尚早(其实已经黑了),离宾馆也挺近(其实要经过好几个街区)就走回去吧。我和他都背着笔记本,还带着一个数码相机;我一路上都在意想着:这个时候突然开来一辆突突冒着黑烟的那种特破烂的汽车把我俩截住,带到一个鸟不拉shit的地方,抢个一干二净;然后人家还挺有良心,给我们剩下做公车的钱,谁知道我俩都不会讲西班牙语,坐公车到了另外一个鸟不拉shit的地方,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学人做乞丐,乞丐不用讲西班牙语不是;伸出手学着洗脚城里面那句湖南话:你就打发点吧~~

想得正high的时候,被W君硄当打回现实;到了一家士多店,看到有饼干卖,饼干款式看到不少,但是不知道怎么说呀。管它呢,连手带脚齐上阵,叽哩呱啦表达一番,人家商店mm估计看我长得帅(有关系吗),心领神会;拿出纸袋给我们一样装点,最后一称,shit,有1KG。又不知道怎么说不要那么多,W君是哑巴吃黄连只好咽了,估计他要吃死了,不过反正他现在吃不下中餐馆的炒饭了,先让他吃个半死再说把。后来一路上他老骂我卑鄙无耻,因为在买饼干的时候我只知道点头~~这是后话了,哈哈,笑得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