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来照例挣扎一番,我想这番挣扎是没有用的。因为我会200%肯定地继续我的旅程,漏气也好,体力透支也好,风吹日晒也好,不管我的选择有多少,现在,此时此刻,就只有一条:坚定的走下去。照例退房,绑好自行车,满大街找米粉吃;吃饱推着漏气的自行车沿路找修车店。这次出行,比上次痛苦多了,光是几次爆胎(还单单爆后轮)就已经让我昏厥数次。但是每次爆胎都很有幸运,每次都在我到达预订目的地时才发现。或许,我已经骑了轱辘好远却浑然不知;或许,快到达目的地的兴奋已经让我把其他所有的感觉都抛得一干二净。现在摸摸屁股,还觉得好痛,用W君的话说:屁股现在该开花了吧。

终于让我找到修车店,终于把这该死的内胎换新。要知道,这内胎我在出发前已经换过;现在方觉海口那位修车师傅不厚道,因为他给我换的10元钱的胎,这边师傅说是垃圾;于此同时,这边师傅给我换的胎也是10块钱。由此证明,老五羊并非那么不靠谱,其实不靠谱的是那给我换劣质内胎的黑心师傅。罢了,罢了。换了一个好胎,终于不再担惊受怕,开心上路了。

到了高速口,又看到警察查车。谁让我做贼心虚呢,远远绕过,再来个掩耳盗铃,一个猛冲上了高速。一路拼命飞奔,生怕警察叔叔又把我赶下来。陵水到三亚的高速路只剩下60KM了,感谢一下自己,前两天连续两天100多公里的奔袭,今天可是舒服一点到三亚了。出发前喝了一个椰子,就一口气马不停蹄的往三亚赶。期间唱歌数次,每次都来去匆匆。要知道,昨天我唱歌的时候太嚣张,唱完歌,还哼着小曲东照照,西照照;最后把警察照过来了,郁闷吐血。

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海南岛会成为骑行者的天堂了。路况好就不说了,沿线风景无敌。沿着东线走,左边就是椰林海滩,时不时可以看到惊涛拍浪,右边就是热带风光,小河弯弯,白鹭飞翔。经过稻田处,有种水稻的,种西瓜的,种椰子的,还有不知名的经济作物,成片成林;那种美已经无法形容了。特别看到燕子,不是一只两只,是成群结队,如麻雀一样满稻田都是;或是看到白鹭,一只、两只,悠然在稻田里面嬉戏,全然不顾我的存在;至于麻雀,他们会在芦苇上站成一排,随风飘荡,当我靠近时,他们又哗啦跑开。呵呵,这就是海南,美丽的海南充满新奇。

当我经过英州出口的时候,我对着蓝天白云大声喊到:到三亚吃午饭!嘶声裂肺,感动天地。呵呵,我感觉那个时刻,就好象老毛当年挥手一指:打过长江!而我,只想能够再接再厉,到三亚吃顿美美的午饭。真的,那就是我想说的话,也是我全部的想法。我不过想到三亚吃碗热饭,填饱这凄凉的肚子,仅此而已。说实话,最后几公里,累得一塌糊涂,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还有多远(那该死的路牌指示下一出口有15公里)。在我穿过最后一个1070米隧道的时候,隧道的末端渐渐明晰,并且远远看到高速公路即将结束的路牌。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全身都充满了力量,自行车轻得如小鸟可以让我随心所欲。我揭底斯里地对着天空大喊:我到啦~,我到啦~,我到三亚啦~~~~。没人可以听到,只有我,我满足的笑容,还有蓝天、白云、椰风、树影….

很满足的在路口喝椰汁休整,很满足的在三亚湾温馨海滩找到家庭旅馆,很满足的掏出钞票。今天就奢侈一把吧,推开窗门,海上的夕阳美美的照进来。这一刻,我想起了海子的诗:我有一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一刻,一切都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