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晃荡久了,早已忘记何年何月。我一直想找二手市场把自行车卖掉,因为从五指山下来我已实在没有勇气再去挑战我的双腿了;可这部陪伴我一路的老五羊到连小区的保安都看不上。很是郁闷地找收破烂的,人家还没等我开价就落荒而逃。什么叫落日黄花,今天算是见识了。反倒此时旁边一个看热闹的游客相中我的车,在告诉他我把这辆破五羊从海口骑到三亚,他的嘴半天没有合上。这位大爷也是来这里度假的,不过他要呆上一个月。看来他比较识货,我说80,他砍我40,我说70,他说45,我说60,他说50。我说好。车车就这样成交了;摸最后摸伴我那么多天的车车,没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欢送它换老板。它的使命在我这里已经完成了,估计过段日子这位老大爷可以再50块钱转出去也不一定,就让它继续发挥光和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