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昨晚隔壁的卡拉OK让我精神不振,吃过早饭,上山的时候已经快9点。上山的路真的如老李所说,是以前猎人踏出来的。爬了五指山才真正体会到爬山的感觉,踩着树根在郁郁葱葱的热带雨林中手脚并用的向上攀爬。路上碰到一群磨房的驴友,呵呵,也许称之为驴者大多都知道磨房吧。聊天才知他们是山野版的,而他们也不单单是上五指山的最高峰二指;他们要完成整个五指山的穿越,还为此专门请了两个向导一同前行。更绝的是,他们爬完五指山还要继续去穿越尖峰岭。呵呵,每个人爬山的理由都不一样,你可以认同或者不认同,没有人会强迫你去做或者不做,跟随自己的信念就好了。


翻过悬壁上的楼梯,穿过悬崖,一路晃悠到五指山的一指;终于有一种拨开云雾的感觉。远处的群山在白云深处忽隐忽现,近处白云在自己的脚下悠然飘过。深呼吸,深呼吸,空气多么新鲜,世界多么美好….我想这里每个登上顶峰的人都会感受到那份美丽的喜悦吧。往前看,不远处就是二指了,休整片刻继续上路,上到二指才发现二指已经完全被云彩遮住,虽然看不到什么风景,但是还是觉得很释然。此刻我站在海南岛的最高峰大声呐喊:我登顶啦~,我登顶啦~。快乐有时候来的就是这么简单。


下山沿路返回,回到一指的时候碰到一位60多岁的大爷,他在很悠然的休憩。他问我离二指还要走多远,我告诉他大约半个多小时。我没有意识到这个时候已经1点多了,我也没有意识到半个多小时是我的速度,我更加没有意识到这位大爷是一个人上来的。但是所有这些我都忽略掉了,离开大爷继续下山。老人常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以前我总是对下山不以为然。因为我觉得下山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但是用在这里就错了,因为下山的路不是台阶路,不会给你任何机会很有节奏的一蹦一蹦。既然上山是手脚并用爬上来的,下山也一样,并且它对膝盖的冲击会更加强烈了。一路很艰辛的走下来已经6点钟光景。


老李已经在山下等候多时,回到旅馆就狼吞虎咽起来。说实话,老板娘做的饭菜不怎么样,但是确实因为肚子饿了,这顿饭吃得很香。吃饭间聊起那位大爷,才知道那位大爷住在水满乡邮政招待所。也许被老李的一番话吓到了。我们一点多下山,走到山下都已快六点;那位老大爷现在估计被困在山上也不一定。想到这里觉得有点后怕,放下碗筷匆匆赶到邮政招待所询问那位老大爷是否已经回来,告知没有。招待所的工作人员也开始心急起来,马上打电话给林场。如果真的困在山上,就得上山去找他了。我很担心那位大爷,当时应该劝他一块下山的,如果要上山的找的话,我也要去帮忙。不久电话传来,老大爷已经安全下山,正在山脚下的酒店吃饭。林场的工作人员稍后会送他下山。呼,长嘘一口气,大爷没事总算了却我一个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