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好船家6点钟海滩不见不散,看来我再一次低估女人二字的威力。早上5点的闹铃,直到6点一刻我们还没有出门。直到船家找到我们,觉得好丢脸;拼命和船家道歉,谁知道人家摆摆手,很轻松地告诉我:习惯就好。原来他早已身经百战,sigh,我已无语。带齐物品上船,发现Clara与Rachel对比太明显,Clara是无限风光,Rachel就一团粽子。我独立船头,享受螃蟹船的悠然惬意。


早上6点多的光景,太阳已经高高在头,很暴力很暴力地晒着。而我们除了兴奋,依然是兴奋。兴奋于清澈的海水,兴奋于漂亮的海星,兴奋于新奇的螃蟹船,兴奋于即将到来的海豚。就这样肆意在船头躺着,窄窄的船头正好容我一人,独自天地宽;戴上帽子索性睡起觉来。平静的海面慢慢泛起波澜,远处CEBU海岸时隐时现,已经几船合一处开始追寻海豚的影子了。

在所有人都一脸茫然的时候,船夫用手指向远远的那个点;我寻着他的方向,什么都没有。船夫就这样兴奋的指着,我依然傻傻地左顾右盼;直到海豚的背脊跃出水面那一刻。海豚~~~所有人的相机都全部开动,大家都不愿意放弃与他们亲密接触的任何机会。一条、两条、越来越多;成群结队,肆无忌惮从我们的船底游过,在船头跳跃。从没有见过这番场景,从来没有与海豚如此近的接触~美丽之于美丽,已经无法形容。除了大喊、鼓掌、拍照;一切的表达都已经枉然。

我们是幸运的,看到一群又一群的海豚欢呼雀跃;那种心灵沉静的壮丽已经不言而喻了。只有船夫在着急着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了。和海豚们挥挥手,道一声再见;向着Balicasag岛进发了。岛上出名于它美丽的断崖和无数的热带鱼类,也因为只有一个度假村,价格不菲。也许来得太早,厕所是免费的;我曾小声的告诉大家,如果憋不住,可以在海里面解决。后来才知道厕所是要收费,也是后来才知道Clara做财务的伟大,因为连上厕所她都是讲价的。就更不要说,她看谁不过眼就坚决不给小费了….好像就没看那些服务生顺眼过,反倒艳遇了几把,反倒乐在其中了。


大船靠到附近就不再往前,说是为了保护崖壁的珊瑚,不能随便抛锚;取而代之的就是一条条小船,其实小船也一样肆无忌惮的抛锚。其实不过是收费的借口而已,因为我看到小船的向导并没有宣传中的那么爱护大自然。个人对这种行为很不屑,很不屑的结果就是远远的,在没有救生衣的情况下游到崖壁。很惊叹于自己的体能,居然可以如此傲游于大海之中,海水的强大浮力可算是一大功臣吧。


在这里,我惊叹于很多新鲜事物;不但看到了夜思梦想的Nemo,还看到陪伴Nemo左右的多莉;甚至崖下数米深的金枪鱼风暴。Nemo确实不如海底总动员那般害羞,它甚至在你靠近海葵的时候针锋相对,靠近你,又害怕你;突然令不丁来一个小小的偷袭,轻轻嘬你一口再飞快的游开。呵呵,很有意思的小鱼,一般一处海葵都有两只Nemo,但当我离海葵贴近脸庞的时候,我还发现居然还有Nemo的小幼鱼。因为实在太小了,还没有Nemo那般漂亮的颜色。这里的鱼很多很多,我只看到Ellen、Clara、Rachel灿烂的欢笑,殊不知她们还不会游泳,只会抱着救生衣扑腾扑腾。其实不会游泳又如何,在向导的帮助下,她们已经神游在鱼的海洋里面了。


当我游过崖边,透过潜水镜向下望眼欲穿,似乎想去看穿这个深透的海底世界,真可惜,无论我如何努力,都看不透这深邃的蓝。明媚的阳光透过海水的折射在我的镜框四射开来,就如万花筒,除了隐约看到自己的两只脚在一片深蓝中踩秋千,其他已经五颜六色起来。


也许是太过兴奋,中午时分上到船来已经隐隐感到难受。真的是在海上飘了太久,太阳暴晒得太过瘾,脑袋有些昏昏沉沉;以至于后面在处女岛的旅程中,我居然害怕灿烂的太阳,一个人躲在椰树下乘凉。处女岛的美与Balicasag完全不同,如果Balicasag充满新奇与热闹;处女岛这个无人岛就再静谧不过了。更重要的是,她拥有一个月牙型的细白沙滩;估计要砸掉摄影师所有的胶卷似乎都不够。但是菲律宾中午的阳光实在是太厉害,在硬着头皮环岛一周后,似乎没有人再提议下船散散步了。


美丽的一天很快过去,回到宾馆除了累就是火辣辣的背开始发作太阳的威力。依旧海边吃大餐,依旧锄大地,依旧回来量沙滩,依旧在一片安静的草地仰望银河…..生活多美丽,美丽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