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很开心的告诉小皮,从我住的楼顶可以看到艾菲尔铁塔。谁知道人家白了我一眼,悠悠的说:好像在巴黎,只要垫垫脚尖就都能看到铁塔吧……

如果你习惯了浦东的高楼,你在巴黎的市中心会有一种失落的感觉。但这种失落感很快就会被艾菲尔铁塔的魅力所打动。据说这块铁疙瘩当年落成时的高度是当时整个欧洲最高的人工建筑,还据说这块铁疙瘩没过几年就收回了所有投资,还还据说这块铁疙瘩当年想拆但硬是没拆掉;现在巴黎市政府把它当个宝,狠不得再造个十个八个,好让巴黎市政府赚个盆满钵满……不管怎么说,它已俨然成为巴黎的代名词,就如长城之于中国,让无数游客为之倾倒。

我想起一句老话:不到长城非好汉,不过黄河心不死..我记得当年为了证明自己过了黄河,用黄河水塞满一朔料瓶子,扔在床底下。等我N年以后发现时,嗯嗯,依然如其本色,美其名曰“其黄无比”……


我要告诉你,上面这张是在巴黎晚上9点时的光景;太阳远远的挂在西头,灿烂地对着我笑,从来没有落下去的意思。

看到那么高大的马,我终于明白《勇敢的心》中用步兵去对付重骑兵兵团时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啥时候,我也能骑上甘道夫的大白马在一望无际的新西兰草原去high一把。

我已经想尽了所有的办法去拍它的全景。可是在这巨大的铁疙瘩面前,不管我怎么摆弄,它的身躯已经远远超出镜头的想象,留给我的,只有不断的仰视,再仰视……

当它灯火通明的时候,你会感受到别样的意境。很多人如我一样,在台阶上安静的坐着,慢慢的欣赏日落与来往欢乐的人群。当时间指到10点,铁疙瘩如变魔术一般,从肚子里面闪出无数星光,点缀着无忧无虑的巴黎。

再见铁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