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有一张巴黎地图,你可以很清晰的看见Invalides地铁站,遥想当年巴黎还蜷缩在一个小岛上的时候,Invalides应该还是不毛之地,而现在都快成为市中心了。拿破仑三世虽然比较白痴,但其对巴黎市政的贡献还是可圈可点。大巴黎城市规划的雏形由他而起,说不定你现在喝的自来水管网还是他当年的开山之作。Invalides在法语里是伤残的意思,这个地名的由来是因为这里有一座灰常灰常著名的伤残军人疗养院—荣军院。


荣军院始于路易十四那个时代,路易十四是何许人也?如果你去过凡尔赛,那你就应该知道这个号称太阳王的家伙有多么猛了。这个世界向来崇拜英雄,法兰西最早来了凯撒,再到太阳王路易十四,再再到拿破仑,一个比一个生猛。所以就有路易十四的凡尔赛与拿破仑的枫丹白露,这个我们以后慢慢说。这里再说一个有意思的,荣军院的法语叫:Hotel National des Invalides;在巴黎,你经常可以看到很多建筑都叫hotel,但你不要真把它当酒店了。实际上很多博物馆,大使馆,市政厅,警察局什么的都叫Hotel XXX,所以并不是什么地方看到Hotel都可以往里面冲的,当然你想在蹲蹲局子也可以把它当成是hotel的一种,而且还是免费的,咔咔。


路易十四当年砍人太多,自己的军队也是伤痕累累,为了安抚军队,在1670开始兴建伤残军人疗养院。太阳王心想着要建就建个大的,对这些士兵管吃,管住,管治疗,还管祈祷;所以中间的大圆顶就是Church了。一圈圈的房子连起来可以容纳4000人,除了修养,还搞搞兵工厂,训练一下士兵什么的,总之就是一完全战备的地方。当年法国大革命,巴黎群众要不是先把荣军院这大军火库的枪支弹药给抢了。光凭板砖去打巴士底狱,想赢,那是不可能的……大炮伺候。


现在的荣军院大部分成了军事博物馆,而大圆顶成了拿破仑一世,他的儿子二世以及他的侄子三世,还有众多追随他的将军们共同安息地。面对这个101m高的大圆顶,光是重新度一次就干掉12KG黄金,又是一个亮晶晶的代表作,当你仰望大圆顶的天穹,你会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大圆顶后面的建筑群就是军事博物馆,从13~17世纪的冷兵器时代,到17~18世纪的火炮来福枪时代,再到世界大战,最后时间定格在戴高乐将军的第五共和国。喜欢军事的朋友一定不能错过,光是看骑士时代的铠甲你就会有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当然如果你细心一点,还可以看到清朝的八旗服装与日本武士铠甲。从服装的精细与装饰的繁杂,我终于有点明白荣誉对一个军人来说,甚至大于生命。

博物馆会别出心裁的跳出古装演员,扮演普通的士兵,将军与公主,把历史演的活灵活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