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的板栗大致分两种:一种叫甜栗(Sweet Chestnut),是可以吃的;另一种叫马栗,因其味极苦;是不可以吃的。当然只要你足够猛,啃啃苦栗子也没啥大不了的。为此,我还专门以身试法过,那种叫Marron de Lyon的大个马栗确实是相当的苦呀!找老妈哭诉,老妈讪讪的说到:这是我们当年自然灾害时常吃的马栗子,虽够苦,但至少还能活命


话说这个板栗也是罗马时代就跟随凯撒引入了欧洲,后来成为修道院后墙的农作物,真正成为农民们餐桌上的主要粮食。当年土豆引入欧洲的时候,法国人民那是相当的不屑呀,认为其是异物,没人敢去当螃蟹。感谢法国人安东尼.帕蒙蒂埃,他为土豆在法国的大规模引入做出了杰出贡献。再加上几次饥荒,这个土豆是完全把板栗打入冷宫了。所以一点都不奇怪,为啥现在板栗树(马栗树)只能沦落到巴黎大街小巷的观赏树种了;哪怕就是在森林里面的甜板栗,最终也是主打木材牌呀。


如果秋天的时候你来到巴黎,你会看到满大街的“板栗”没有人捡。非常不幸的告诉你,这些都是马栗,无一例外,绝对不要抱任何幻想。不管你如何仔细的看,这马栗长得和甜板栗是一模一样,甚至比甜板栗更好看。唯一的区别就是外面的那一层壳;只要你去掂量掂量它的壳,如果它没刺并且不扎手,那么你就把它当弹珠打吧。真正可以吃的板栗都躲到巴黎周围的森林去了,你在巴黎的大街上就别费这个劲了。


想当初,我也忍不住诱惑,非要到街上捡几个回去试试,结果自然是被老妈挖苦的下场。但实在是不甘心啊,怎么着也得在巴黎吃上一回正宗的板栗才行。其实甜板栗没有马栗那么大,也不像马栗那样,一个壳里一般就一个;它毛绒绒的针刺下面其实有好多个小小甜栗在等着你呢。我是又拔山啊又涉水,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传说中的板栗。可惜已经过了季节,因为秋天雨季的来临,很多板栗掉到地上都烂掉了。所以想摘就得趁早,每年9月底,10月初可是摘板栗的黄金时节。

巴黎大大小小的森林就散落在整个城市圈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道路交叉纵横。而我找的这个是目前为止离巴黎市区最近的,2圈以内,9号线终点站走一段就能到。

厚厚的落叶下,一缕阳光照进来,透出几分迂腐的气味。这就是雨后的森林,连不知名的蘑菇也弹出脑袋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这些成年的木头整齐的码在一起,整装待发,其中不乏许多甜板栗树呢。看着满地烂掉的板栗,我真是欲哭无泪。苦的是咽了,甜的看的满地都是,却咽不下去。好歹找了几个干爽的,拿回去放锅里炖。啊,那美美的味道~~还有什么不满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