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多日的睡眠不足,昨晚10点就昏昏睡去。悼念房东惜水如命的絮叨,半夜2点爬起来晒衣服。好吧,不是洗衣机要很多很多衣服才能洗的好,是洗几件衣服又多浪费了房东的水费。在我忐忑不安中按下了按钮,却发现倒进去的不是洗衣液而是洗地板水,完蛋~这回算是彻底消毒了。和房东提起,一阵沉默,不知道房东是觉得太搞,达到笑而不出的境界还是心疼她的洗衣机。

早上爬起来就赶去Enrollment,七赶八赶的被我赶到,却被Cindy骂的够呛。What a shit of all document! 快快电话回家补上学位证原件~再晚点,就成了老妈压箱底的产物了。好歹落下心头一事,误打误撞跑到了Student Center,时间正好。来一份咖喱鱼,一荤一素才1.8 SGD。嗯,味道比国内大学饭堂还是好吃的,至少可以吃上一段日子了。

下午去UHC体检,老被人弱智的问我有没有student visa。不用啦,不用啦,只做body check。唉~在这作弊真的很难,测个视力让我不断go go go,这位斯里兰卡大妈一点面子都不给。

从学校走到Queenstown Subway,妈的,真不是一般的远;面对新加坡90%以上的高湿度,这样在太阳下暴走真不是一般的痛苦;这种傻事再也不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