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踢开NUS迷宫般的建筑布局,让我迷路N回不说;昨晚竟然让校车给玩了一把。坐上C线兜路不说,把我扔到NUS的西伯利亚Engineer学院。眼看着回Comonwealth的校车要到点了,奋不顾身向Engineer院错综复杂的迷宫道路猛冲~好歹让我找到Centre Library,才发现校车乃半小时一班,下一班还有半小时,现在你只有自个一边凉快去。


NUS随处都是桌椅板凳,往昔一拥而上抢座位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但教学楼里面的板凳,空调能让你的小宇宙下降几度,而外面的新加坡高湿度把你蒸上几遍估计问题也不大。开心的是,居然让我在Chinese Library找到一个风水宝地,此地乃夏无酷暑,冬无严寒,自己很是YY了一把。连上厕所的时候都要照照镜子,烧包一下;得,光顾着得意,转身一脚踢到小小凸起的台阶上。那时候,你会知道什么叫欲哭无泪,喜极而泣感觉了。

也不知道是我偏偏不长记性,还是那小小的台阶会做忍者神龟。前一天踢中左脚趾,痛得我龇牙咧嘴;今天索性来一个圆满,把右脚趾也踢了一把。爽了吧,这回终于肿了吧。不过这一踢反倒让我的瞌睡虫一扫而空,刚才还对这砖头书云里雾里呢,现在是彻底清醒。嗯嗯,这个IT是不能离开Business的~~~


昨晚第一天上课,老师先是教室找不到北(对NUS地图晕的人不止我一个呀),然后就是口若悬河吹水他认识谁谁谁,自己是哪家公司CEO,和Government与风投关系有多铁;反正没几句与IT挨边的东东(这个他认)。吭哧吭哧上来就问我们想不想当Entrepreneur?什么是Entrepreneurship?什么想不想,我要当了,能现在坐在你这儿吗?倒是对他的grade calculation特感兴趣,听完我就有一种想吐血的感觉。

这不是靠啃砖头就能解决的问题,写dissertation,team discussion还要做presentation与business plan,和国内上大课那是完全两码事。晕啊晕~~我要真毕不了业,就在新加坡的海滩卖烧烤:正宗内蒙古烤羊肉串,10块钱15串~


我是快乐的小广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