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下雪了,心里想着很美;貌似有些东西,越是看不到,越是想象的很美;等真的见到了,和心里面的那个一比,好像突然矮了一截。世间事物大体如此,不因为你看到,听见或者想象,他都在那里,一直都在那里; 有一天,我也该会去那里吧。


对于远方,我的远方在哪里。这让我想起了家,心落下的地方,就是家了。而远方,可以很近,也可以很远。我看过一本李开复的书,书的内容又忘记了,但是大体记住了一句话:追随我心,它不是放纵自己,也不是自暴自弃,更不是一个美妙的借口。我想,是一段生活经历后的检视把,回头看看过去,你会更加信心十足面对未来。


好吧,新加坡没有雪,而现在,应该是新加坡最舒服的时候把,走在路上,凉风习习,呵呵,这个温暖的冬天。而现在,又到机场了,整个心都安静下来,总觉得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很忙;忙工作,忙学习,忙考试,忙毕业,忙旅行

其实发现原来总是自己在和自己过不去,不断的给自己提这样那样的要求。我想说,其实我很笨的,以前我不相信,总想证明给别人看,其实我也行。于是就开始吭哧吭哧的往上爬,等到了山顶了,发现一路上的风景都被错过了,并且还累得半死不活。恩,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内心喜悦的感觉了。

想想人生就在不断的给自己贴标签,你是什么学位,你考了什么等级,你去过多少地方,你挣了多少钱,你有多大的房子,有多漂亮的车车;你在追求别人眼中的这些时,你往往错过了你内心真正需要的东西,那种东西我想了很久,我找到了一个词:Happiness。

你可以自己支配你余下的生命,我想了想,其实不可以,不管你多么的叛逆,多么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多么独立与坚强的生活,最终都离不开那种无形的束缚-你的亲人。你会惊叹岁月的变化,以前觉得很宽很宽的街道怎么突然变得如此狭小?以前很高的楼房怎么都变矮了。其实是你长大了,你变高了,而他们却都开始老了。

也许,我们在选择为自己而活的时候,或许应该先为别人而活,为那些永远深爱着你的人而活着,于己于他们,都应该是幸福的。不说这些难过的话了,说说开心的吧;比如今天我从湿润的新加坡来到了沙漠,本来也就打算来喂两天骆驼;结果万恶的老板要让我好好折腾一个月,今年的春节也只能在这吹风了;真感叹这些阿拉伯大爷的脾气,居然过海关排了40分钟的队,收我护照的时候还和我天南地北的吹水,什么北京天气如何,后来知道我从新加坡过来,又问那边下不下雨。我被他折腾得够呛,他不断和前面的检察官搭讪,中期间还慢条斯理的打了一通私人电话.好吧,出机场前偷偷买了一瓶Baileys original,虽然没有喝过,而且这儿禁酒(外面买不到),过年一定要海醉;


车窗外的世界你都不会想象是在20年间拔地而起,沧海桑田,阿拉伯的石油经济是把金钱当粪土,硬生生在沙漠搭起这座神奇的城市:迪拜。接我的司机来自菲律宾,入住酒店的服务生来自印度,还有世界各地不同肤色,不同种族人们都在这里汇集,这是他们的淘金圣地,而100年前在这里放羊的阿拉土著们反倒成了少数民族,不过他们过得很爽;

酒店是那种公寓式的,有一个漂亮的厨房,嗯嗯,旁边还有一个家乐福,很法国很法国的家乐福。想着当初下班后跑到家乐福买一包做好的沙拉,一条长条法棍面包,还有一瓶红酒;坐在阳台上慢慢喝酒,有滋有味的啃硬硬的法棍,看着太阳一点一点慢慢落下,而不远处的埃菲尔铁塔逐渐点亮璀璨的灯光。那种幸福很美,也很懒惰。嗯嗯,等我吃不下阿拉伯烧饼,我会弄个意大利面,煮个咖啡,跑到顶楼去看迪拜的落日,也许会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