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了一个大早,出门的时候没有晨露,空气中透着一种清淡的紫兰,恩,英语里面有一个词:drawn。这种静谧的空气让我想起了身在南美的一个清晨,好像整个世界都静止下来,仿佛那一刻,整个世界只有你一个人。天际线亮了起来,这时候有风,这就是沙漠的冬天了,乍暖微凉。

车开出了城市,在高速公路上疾驰,转过弯道的一瞬间,我看到沙尘中的几只觅食的骆驼,对,是骆驼,终于看到了,虽然离得很远,虽然一下就淹没在飘扬的尘沙中。我总觉得来一次沙漠不该只有高楼大厦与漫天飞扬的尘沙,啊,看到了骆驼,一下感觉沙漠就完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