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gai Buloh湿地在新加坡的far far far north-west。.但就是这块小小的红树林湿地,在冬季候鸟迁徙的时候,俨然成为候鸟们的小小天堂。而为了满足岛国民众憋屈的愿望,新加坡政府的手也没闲着,开水辟路,又搭隐蔽棚,又竖瞭望架的。把这环绕一圈也就7,8公里的湿地搞得有声有色,活生生的动植物教育基地。而最最关键的是,这里经常出没着一种大蛇,还绝对不放添加剂的。

去的那天纯粹想着暴走8公里的,所以也不在乎是否会下雨,阳光是否够灿烂,MRT到Kangji,搭上925C(周日925)就到了。走之前,某人和我说那里可以看到大蛇,我心里嘀咕着,大蛇不就是随处可见的蜥蜴吗?长得如此丑陋,还喜欢冷不丁地从树丛里面,水沟里面跳出来吓吓你,然后很得意的扬长而去。不过总的来说,这厮还是很害羞的,比起JAVA岛上那张牙舞爪的Komodo Dragon,他们算是很温顺了,至少看到它们我不会拔腿就跑。


松鼠是见多了,可是从来没有机会给它留个影,今天是异乎寻常的幸运,看到我居然不跑,还扭着屁股对着我,一副神气的样子。

好吧,不管你什么时候来,螃蟹,松鼠,蜥蜴还有跳跳鱼是一定会看到的。上次去乌敏岛的时候就听闻传说中的跳跳鱼,只是形象在我脑海里非常的模糊,很不经意地发现木栈道下面的树叉上趴着一只很诡异的东东。仔细看来,这东东身长体胖,唉,居然有鱼鳍。是鱼,却在树上晒太阳。.看着有点晕,而且任凭我如何摆弄相机,它就是纹丝不动。好吧,这厮我服了,还有更让我服的L君,居然一口咬定:这跳跳鱼就是咱天朝的娃娃鱼。MD,我想一脚踢你去厕所,居然忽悠我那么久,还死不悔改。.

走着走着,大雨如期而至,安静的在凉亭避雨发呆。对面的一家三口,老公在木椅上睡觉,老婆在看报纸,小朋友若有所思的涂涂画画。凉爽的海风伴着雨丝轻轻拂面,勤劳的螃蟹在树的那头点头晃脑,连错落有致的红树林也这隆隆雨声中显得格外妖娆。.

雨停了,风把云吹过,清醒的空气让人神往,突然眼前一亮,大蛇真的出现了。离得近了,心里开始紧张起来,电视镜头中的360度后空翻可是它的拿手绝技,下意识的捡起一块石头,哦,太小。静静的与它那matini的眼神对视5分钟,太懒了,完全没有动静,把我当成它眼中的乡巴佬,哈气都不打一个。.

今天是3月6号,我喜欢这风清云淡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