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成都出来已经过中午,单找4S店就找个半死。因为老是怀疑轮胎漏气,结果4S店师傅死活没有检查出来,神奇的是把钢圈敲敲打打,变圆了一点又不再漏气了;接着又被成功游说安装发动机护板。实际证明这发动机护板装得是实在靠谱,倒不是因为它有多厚,多结实;主要因为安装之后,护板成为底盘最低的部位,也是第一个被刮到的部位。结果就是你在惊心动魄的刮底盘声中不断成长,不断进步,逐渐掌握道路深浅的分寸;养成谨慎驾驶,草木皆兵的好习惯。其实小车的底盘虽低,走得也慢;但比起越野那么飞快的速度,危险系数可以拉成个平手,因为我会更谨慎的驾驶而弥补底盘低的不足,而越野车往往会过于自信。

修好车,买好红景天,唉,说着红景天,实际上这玩意整个旅程路上都没有用上。不是我们体质有多少生猛,而是这高反太随意,状况也因人而异,切勿模仿。另外一方面,因为开车进藏,有一个缓慢适应的爬高过程。到了一定高度,因为空气稀薄,除了喘气比较猛以外,似乎没有太大的其他反应。Ok,那就继续前进吧。

汽车沿着成都到雅安的高速公路一路前行,哈哈,120KM限速,而是经常很远很远都看不到一辆车,这开的心情舒畅的。出了高速,往天全走,一直到二郎山隧道前,路就是开始烂起来了。这种水泥路面经过无数大车的压踏,很多地方都是坑坑洼洼,惨状如碎片,算了,就这样颠颠簸簸晃荡到二郎山隧。穿过隧道,道路就居然好走起来了,一路从二郎山,到泸定,再到康定,随着海拔上升,风景也豁然开阔起来。7月的天气,水蜜桃正熟,路边小摊买桃;嗯嗯,甘甜爽口~这季节也注定我们整个旅程与桃子有多么密不可分的联系。当你困了,累了,就吃个桃把,清爽入口,回味悠长,咔咔。

从泸定赶到康定已经晚上8点多了,呵呵,这光景,太阳没有带落的意思。后来我和L君形成默契,每当走到一个县城,看看时间尚早,我们都会异口同声的说到:要不再走走?然后都坚定的选择继续前行,因此每次都在近乎茫茫夜色中赶到一个又一个的歇脚点。

到了康定,开始有一些西藏的味道了。L君这厮也不顾海拔,兴奋上蹦下跳;也因此被我狠狠批评教育一番。俗话说,海拔3000米以上基本上就是藏区了,3000米以下还不能算,哎,那个谁,别那么兴奋。后面有你看的。另外:咱能先吃饭再疯不?我可没力气折腾了..

西藏,从康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