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的空气清新怡人,从巴塘县城出来,一路沿着金沙江蜿蜒前行,跨过金沙江大桥,从此开始进入西藏界。从巴塘出来一直到芒康前一段,路况都非常的好,新修的水泥路在山间蜿蜒前行;唯一需要担心只是山间落石,特别是过了金沙江大桥之后,锋利的碎石子冰冷冷地躲在暗处潜伏,对着过往车辆龇牙咧嘴。我和L君有着不成文的分工,烂路基本上由我包干,按照L君的话说:那是看得起你,才让你担此重任,我不是不会开,只是不想开;而好路就由L君接活,美其名曰:好好休息,保存革命果实.

此君还真是不鸣则以,一鸣惊人;驾驶座的屁股还没坐热,我还没打的一个小盹;哗啦一声,声音划过天际,一只轮胎就被愤怒的石头给刺破了。L君一个鬼脸仿佛过眼云烟一样,张扬着去拍祖国大好河山了。而我只能在这鸟不拉屎的高原开始翻出说明书来,临阵磨枪的去换轮胎。我只能说在高原上换胎真是一件体力活,轮胎换下来,也累个半死。嘟囔两句,此君居然嚣张起来:你再唧唧歪歪,我就把车开沟里去当然,这种以牙还牙的事情我也很在行,等到我在座驾的时候,你要不巴结我,我也开沟里去哈哈,任凭L君咬牙切齿,我在一边窃笑。谁让你不开烂路来着,谁让你爆胎来着,嘿嘿,留下把柄了吧~~~

接近芒康,路就开始烂成屎样了。为了不刮底盘,我是在乱石,泥堆中左突右冲,熟能生巧的锻炼一身绝技:骑大货车轮辙。汽车左斜一下,右歪一下;要么干脆在两道轮辙上走钢丝。这段路真是一点一点的挪啊,平均时速低于20KM。不吃不喝连续开了3个小时,连边都没摸着,一丝不安划过心头。过芒康县城时,看油表还有3/4,而到左贡大约100多公里,信心爆棚觉得油是足够多了。其实油表在高原并不靠谱,而我也大大低估了这段神路的难度。回头瞄瞄L君,这厮倒好,说好端茶送水,好生伺候,这不一会就见周公去了,汽车如此翻云覆雨,她居然还睡的那么香,此乃神也~~~

其实过了澜沧江大桥,我才知道这条神路真的叫天路,而修这条生猛天路的公司就叫做:西藏天路有限公司,还上了市!改明儿,天路公司要把芒康到左贡这段100多公里的天路修好,这股价不知道要飙多少倍了。澜沧江大桥海拔2640米,翻第一座觉巴山是3890米,1200多米的高差足足走了5个小时!沿途大大小小的修路机器不绝于耳,时不时来个工程修路堵上个一时半会的。走走停停,觉巴山是翻过去了,天也黑了下来,走到一个叫登巴的小村庄,再也不敢走了。过了登巴,后面就是海拔5000米的东达山,按前面的走法,就是走到明天早上估计也翻不过去。更倒霉的是,汽油不够了

登巴只是一个小村庄,海拔3500米,好歹有个小旅馆,掏出睡袋,今晚就只能将就睡下了。 山的另一头,黑黑乌云把太阳最后一点余辉也吞噬掉了,一种不祥的征兆飘过额头。自己给自己打气:没事,山里面的天气一时一个样。没想被一大货车师傅打击到谷底,问曰:咋不吃完饭走呢?答曰:天色暗了,不敢走. 问曰:晚上有车灯不怕..答曰:这路况太差,第一次走,不敢走.师傅若有所思:哦,如果下雨就更不好走了我抬头看看天:这雨能下?大吗? 师傅笑笑:没事,高原的公路都是砂石路面,只要太阳一出来,晒一晒,很快就干了。如果明天早上下雨,你们就晚点走,等到太阳出来就没事了. 我已经沮丧到没有脾气,弱弱的问到:师傅,您今晚走吗? 师傅爽朗的笑到:小伙子没事,我们今晚就住你们前面,明天就算下雨,铺石拖车,我们都可以帮忙。听的我内牛满面,祈祷万能的各路神仙,明天千万不要下雨这一夜把我给熬的,迷迷糊糊在反复纠结中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