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密镇到林芝八一镇就剩下最后一道难关:排龙天险。看来川藏线走烂路的日子就快要到头了,只是天空一直稀稀落落的下着雨,忽大忽小;心情也有点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起来。纠结着要把备用轮胎给换了,波密好歹让我翻出一家,居然告诉我这真空胎爆成这样是没法补了。看我将信将疑的表情,小伙子不忘再补上一句:可能内地技术高能补,但我这,双手一摊,是真没法补了..不补我心理就欠着个疙瘩,于是就买新吧;没有原厂的,但是有同型号的;终于是换上了。 

换轮胎的间隙我还不忘打探路况,小伙子爽朗的笑到:你们觉巴山都能过来,后面就那么一点点了。看我还在犹豫,小伙子继续安慰到:前段时间有辆奥迪也是从觉巴山过来的,也是爆了胎,也是在我这换的,最后还是就这样过去了,木有事啦,放心好了。好吧,死马都当活马医医了,我早已没有折回觉巴山的勇气了,嗯,打死都也不回去!磕瓜子的L君只在一旁偷笑,这啃瓜子的路人甲,也太让我失望了。

去到了传说中的帅哥餐厅,天,后来一路都是帅哥餐厅;还吃上了他们的招牌菜糖醋鲤鱼。赞得直流口水,以至于我和L君的口头禅变成:看到鱼就说这鱼都几有鱼味,看到一颗石头就说这石头都几有石头味。当然,吃饭的功夫也不忘胡吹一下将这什么高山鲤鱼,打入内地市场;什么走出中国,走向全世界云云.谈笑间,鲤鱼灰飞烟灭,新轮胎也安装好了。一切打点完毕,准备明早上路吧。

晚上在旅馆遇到一开丰田4500的师傅,告知通麦有一段会天天泥石流。当然,天天泥石流也自然就有天天铲车,怪抓之干活。所以不用赶早,等工人上班把泥石流铲平就慢慢过吧。嗯嗯,金玉良言,谨记在心。其实,按照L君那赖床的劲,想赶早估计也赶不上的。

嗯哈,波密的早晨烟雨朦胧,恍若置身江南。就这样飙着什么东西什么味的口头禅上路了,好像小学生春游般High得不行,而波密到古乡村一段也继续延续昨日美景,风景如画。等到了古乡沟时顿时傻眼,前面的公路变成一片水泽,嗯嗯,索通泥石流;水毁路段延绵60~70米。倒吸一口凉气,这空调可真冷。大场面这还头一回经历,瞄一眼L君,嗯,这回不磕瓜子了;全神贯注的不知道望哪里,一只手却紧紧的抓住扶手。看着前面一辆越野匍匐而过,我深呼吸,再深呼吸,嘴巴里挤出一个字:过!L君咬咬牙,回应到:好吧!不知她这句好吧,是给了我坚定的力量,还是惊悚过头,思绪也飘到了外太空。反正内心是打定了主意,死也不走回头路了。汽车前车盖冒着白气,我沿着前面那辆车隐约的轨迹摸索前进;水流不小,石头在车底咣当作响,已经故不上那么多了。抓紧方向盘,踩住油门就这样吭哧吭哧开过去了。爬山岸来,额头飘过两滴冷汗,我做擦头状;L君终于憋不住笑出声啦,不断喃喃:好惊悚,好惊悚。我俩会心一笑:车没坏,人也没事,后面的路虽然还很长,我们却可以如此坚定的走下去,绝不回头。只是这L君就光顾喊惊悚了,咋不拿相机出来给我拍两张呢,也好让我以后在旁人左右威一下,这厮真该打。

好路没走多久,接着就是通麦泥石流;时近中午,太阳没有了影子,好在这只是几百米,有的仅仅是泥浆水坑,道路工人还是很尽责的。荡荡秋千,压着车辙也就过去了。嗯嗯,排龙14公里还在前面等着我们呢。排龙天险确实不是盖的,过那段武警叔叔守的木头吊桥就先把我给镇住了。后面的路与觉巴山差不多,不同的是这段除了旁边悬崖不时冒出来头来吓吓你以外,还有就是这雨后湿滑的路面,让汽车不断做惊悚的甩尾动作。就这样飘来飘去,居然不知不觉就摆过了排龙天险。我又在一边擦汗,L君早已经兴奋得不知道YY到哪里去了,她现在心里是满眼的拉萨,哪管这个或是那个帕龙藏布江大拐弯.

从排龙到鲁朗,从鲁朗到八一(林芝首府),再到工布江达(名字我喜欢)。正如所有问路的人所说,过了排龙,你要还开不到拉萨,那我就真没辙了。细雨蒙蒙,没有在色季拉山上远眺到南迦巴瓦峰雪山。但鲁朗林海与雨雾环绕的雪山都给人以无尽的联想;草原上放牧的牛羊,悠然休憩的骏马,还有盛开的鲜花,无处不美景,无处不画卷。

这里还有个小插曲,据说L君因为我这位专职摄影师由严重摆拍嫌疑,摆得她心情全无;脸上的胭脂粉墨也全都失去了光彩。后来在挑选照片的时候,她还隆重的宣称,我的摄影水平实在太烂,这照的不好,那太突出。老大,我不过出来混口饭吃的,给你打工还被你踩成这样,这还让不让人活啦。

好吧,明天,明天就到拉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