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荔枝水库在新加坡的中部,与周围水系连为一体,成为一个大大的淡水湖。经过新加坡政府的不懈努力,貌似要在201x年后要完全摆脱对马来西亚的淡水依赖。说它卖荔枝并不是因为有什么荔枝可卖,只因为名字亲切成为我肆无忌惮的口头禅,当然还有那句:桥到船头自然直的也约定成俗的朗朗上口。

我喜欢这里不单单是它拉近了城市与自然的距离,更多内心的感情都寄托在那微波荡漾的清爽湖面之中,如同一望无际的大海,顿时安静了自己千丝万缕的思绪。油然一笑,那个Phd男曾经因为essay的摧残,居然一溜烟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打taxi到卖荔枝,狠狠的走上了一圈,嗯,这里是一个看落日的好地方。

沿着湖面的道路不长,七拐八弯就步入了小径深处。遮蔽的热带雨林,湿漉的黄泥路,连呼吸也变得清新起来。全程下来,3,4个小时在不知不觉中一闪而过。绕了一圈回到起点,找个小椅子,微风斜靠,看调皮的小猴子旁若无人在路边讨吃的,或者偷偷的瞄见树梢上的松鼠上窜下跳。再怎样就对着湖面,看那些磨磨蹭蹭钓鱼的人们,我确切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能钓到鱼,或者他们只是聊以打发空闲的时间,但从他们脸上的表情我看得出那种轻松的悠然自得,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安逸吧。但我开始有点害怕,害怕自己开始对许多东西失去兴趣。我依然记得那个来新加坡多年在NTU 做fellow staff的房东,有一个漂亮的女儿,一所大HDB,陪伴着善解人意的妻子,勤劳的女佣,哦,还有一辆丰田小车,日子过得平淡,舒适而随意。我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和他一起看凤凰卫视,看到中国痛处,我总能感到他骨子里的某种幸灾乐祸。或者说,他是爱这个国家的,但只是远远的站着;而我,只是不说话。有次我问他:中国那么大,就不想再回去了吗?他想了想,只是回答我:在这里很安逸哦,安逸应该是个褒义词吧。只是我有点不屑,如果连好奇心都没有了,那么对自己,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好吧,迎着落日的余辉,轻望着天际飘来的月亮,美美的一天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过去了。


我是快乐的小广告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