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纪念碑,埋葬的是那些在2战中牺牲的军人,有名字的和没有名字的,整齐的排列在这里。上次访问墓园是什么时候?让我想想,那个巴黎郊区的小山,顶上一块空地是一片残缺的公共墓园。有些墓碑因为年久失修而越发残破不堪,但是整个却打扫的干干净净,就好象洗了许多许多次白衬衣,发黄的领袖却透露中纯洁的肃穆。那天太阳西下,阳光透着风吹得脸角发凉,我却一点都不害怕。在小径上徘徊,看着许多墓碑下都放着一束鲜花,黄白相间,透出一种淡淡的凄美。也许处于敬意,我并没有拿起相机,远远看着一家人摆上鲜花而慢慢离去。这里没有香炉,也没有纸钱,有的只是那束束淡美的鲜花,洁白无暇的墓碑上的那些小字。每个人都会离去,带不来,也带不走,如同身体的变化,思想也会变老,也会毫无保留的离开。所以,我并不相信所谓的永恒,即使那位大师不朽的篇章,也只会在我的大脑里被我肆意蹂躏,最终成为我思想的一部分。但别人会说,那就是那位大师所要带给你的礼物呀,他的生命没有了,但他的思想却通过了你延续了下去,为你点灯,照亮前路。嗯,看来,书中自有黄金屋并非古人的意淫。我也终于有点开窍,记忆留给自己,文字带给别人。只是我这种杂糅了各路江湖的思想怕是要败坏了各家各户的名声,而我还远没有到众佛归一,独树一家的境界,还是让我此等江湖流氓自生自灭好了。

又是清明时节,小学时代的爱国主义传统扫墓早已不复存在,依稀记得那段日子,雨总是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对于家庭的传统,离我最近的外婆也在几年前过世了,记得她老是骂我和表弟抢电视机,现在连骂声也也听不到了。离家是越来越远,清明也慢慢成为心中的节气。母亲说她每年都给外公外婆扫墓,也不再指望我们这辈了..写到这心里很沮丧,有些话我还是不要说了

墓园正中有一块碑,有一句话:they died for all free man 如W君所言,我们生活在一个不算好,也不算差的时代。对那些先辈流下的鲜血,不管处于什么样的动机,他们是真正用生命换来的平和。就为这个,我来到这里,骑了2个小时的自行车,风雨无阻地来到这里。看看他们,提醒自己,无论如何,都应该去好好珍惜世间的美好,无关怎样的生命,活下去都是值得的。

墓园只开放到6点,管理员看我没有走的意思,只是安静的等我,不催也不赶。我倒不好意思的向他道歉,他反倒把门锁交给我:我先走了,你走的时候帮我带上铁门..我看着这位印度uncle沧桑的脸庞露着温柔的微笑,我眼眶一下子红了,我是多么的爱这个美妙世界,生命永远有着一份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