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收拾行李的时候,我心里开始打鼓,一是时间太匆忙,二是担心回家的路是否也要堵的一塌糊涂。不过照旧还是磨磨蹭蹭的上路了,看到路边的野花,L兴冲冲的采了一大把,嘴里不停的嚷着“花花”,好像当采花大盗的不是我,而是她。后来才知道这里盛产各式花朵,而这最漂亮的原来叫格桑花。可惜太阳一出来,花花很快就谢掉了,好事连三,还真遭遇了堵车。走走停停,终于把那段省道结束了,大理古城头也没回就直奔昆明而去。

一天5,6百公里的跑路,我总觉得是一种奢侈;在新加坡开车,一天能跑20公里吗?如果油价能便宜到委内瑞拉的水平,我一定会上大切诺基的。昆明到开远高速修通了,我们打满鸡血的从昆明一路开到南宁。哎油,又是8,9百公里;最后一天直接从南宁回到广州吃晚饭,云南的日子就这样结束了,好像一眨眼就从开头跳到了结尾。我对着L傻笑起来,生活不就应该是这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