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有趣的谈话,实际上关于上帝的话题已经在不同的场合聊过许多次,而这一次对于我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效果。正是这些可爱的同事茶余饭后的谈资,我终于明白我其实是一个很纯的无神论吊丝。好吧,有趣的午餐谈话涉及一个信仰耶稣的新加坡人O,一个拜观音的马来西亚人L,两个南传佛教(Theravada Buddhism)的缅甸人T和Z,外加一个啥也不care的吊丝我。O起了头谈起Good Friday的起源,T接着话题寻求着耶稣到底是不是人,Z和我又扯到了穆斯林兄弟,最后O总结陈词穆斯林和基督信仰的是同一个上帝,他们那么喜欢死磕是因为圣经上说的。那么问题来了,佛教徒也能殊途同归么?

哈哈,最后O问起了经典的问题:你死了以后想去天堂么?T的回答最有意思,我不要去天堂,让我俗不可耐的好好活着吧。

在这个Moment, 我终于理清了我的逻辑:我不信仰任何宗教,或者说我并不把我的寄托放在任何人身上。我不相信有天堂,或者说我根本不关心我死后会怎么样。按照物理学的观点,我们的无数脑神经元即所谓的灵魂会随着身体的衰竭而消失。落叶归根,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不带走一片云彩。那么退一步,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灵魂失去了依托,去了天堂又怎么样呢。这就是我要表达的,今天的我有很明确的生活目标,知道什么需要做,什么不可以做。我生活在这个社会里,和周围所有的人每时每刻发生着直接或间接的联系,遵循着能被这个社会所容纳的生活准则和价值尺度。周围的一切就是我灵魂的依托,而它又随着时间而不断变化,从我哇哇坠地,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工作,为人父;它的界定超越了家族,国界和法律的定义,它的范畴仅仅局限于我所能触及的事物和人。这是我三观成长的过程,副产品是我和周围人的所有社会关系。作为动物性,我需要抱团取暖,以前饿肚子是生理上的,现在饭饱喝足是心理上的;作为人性,我们需要彼此尊重,享受不干扰别人,也不被别人干扰的自由。归根到底,脱离了这个世界,我的心就空了。

与其说生命是一种修行,不如说生命是一个过程的体验。我的生命在于每一个交集,我的朋友,我的同事,我的兄弟姐妹,我的父亲母亲;我要用我全部的力气感受每一个时刻,无论五味杂陈;因为这是我所拥有的独一无二的而仅仅一次生命的体验。

我曾经很怀念旧时同窗,如今我才明白,我所要做的就是认认真真的活在当下,不用追思过去,也不必寄托未来。每一天,都是最好的自己…..


我是快乐的分隔线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