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的飞快,一下子回到柳州已经快一个星期了。感叹一下国内支付宝和微信的强大,现在几乎到了无用现金的地步。下楼吃一碗粉都可以微信了,楼下买个菜也可以微信了,当然还有我最爱的螺丝粉,这样惬意的日子,不知道要把新加坡甩出几条街。昨天吃卷粉早餐的时候,心里还一阵小激动,看着大姐做卷粉的样子,忽然回想起小学门前的卷粉的熙熙攘攘,那么多年过去了,竟然是一样一样的做法。我突然发现,真正裹挟自己内心的思念与记忆从来都没有改变过,我回到这里,与其说每天都在寻找过去,不如说是寻找我本来的自己。我觉得我失去了很久,其实一直都在内心里面呆着好好的,想到这里,心里不由自主的笑出了一朵花。

我已经不热衷于同学聚会,他们的生活和我隔着太远太远,我们已经没有共同的气息,但这不妨碍大家聚在一起,见面一笑,欣然坐下,自然熟一般的漫无边际地吹牛侃大山。我发现我的方言还是那么的精准,仿佛不需要任何复习,直接就从脑海里面蹦达出来了。是的,我们之间有一碗螺丝粉,那话匣子一下就奔涌而出。

每天都会有夜宵,目测回去要长膘5斤,前晚去了娇姐螺丝粉,忽地一下唤起二中晚自习后一碗热辣辣的螺丝粉宵夜。还有还有三种路的紫荆花,我看着它们种下,看着它们枝繁叶茂,也见证着1997香港回归。早上特地去了一趟柳江边,涨水了,感谢柳州的防洪工程,如今早已经不是1998的水漫金山。人们跳舞,钓鱼,悠闲的在江边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哗啦啦的江水一泻而下,永不停息的向下游奔去,流淌着柳州的每一个日日夜夜,呵呵,希望,若干年后,柳州,你还会记得我。而我,一定会记住你的,因为,你一直就住在我的心里呀。


我是快乐的分隔线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