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回到家,吃完饭陪着两个小家伙玩乐高,我给他们买了一个乐高机场的礼物,他们都玩的很开心。

我也很开心,这样陪伴,我很珍惜,因为于她们于我都是这辈子唯一交集;这种开心渗透到我心里去了,我已经不在乎L这个时候在做什么;这个时候是属于我和小家伙们的。

晚了一些,给他们洗澡,两个小家伙在浴缸里面玩得不亦乐乎;真的,我觉得自己特别容易满足。


我是快乐的分隔线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