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Y说爬雪山有风险,最大的风险是生命的不可预知,哪怕最容易的雪山,都有致命的风险。Y说这样也值得了,而我第一个反应是no,因为脑海里突然冒出小家伙的面庞。看过一期凤凰大视野,讲述日军侵华的日子,其中有一张照片,拍一个小女孩坐在废墟上大哭,泪水中充满失落无助的表情。她太小,还不知道什么绝望,那一刻太刺激我内心了。

不是孩子选择来到这个世界的…. 我不能不管不顾去追求我的世界。


我是快乐的分隔线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