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伴着狗叫声入睡,迷迷糊糊,迷迷糊糊过了一个晚上。早上按时起床,赖在床上不想动;心想所有人都在睡懒觉的时候,我却在哼哧哼哧的骑车赶路。不过想想今天是冬至,心里不禁释然;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早早起床,加油赶路。


出了门才发现今天已经变天了,早上光景,山里面还泛着寒气。但是远山云雾缭绕,颇有景致,又开始哼着小曲上路了。从思练镇开始已经明显弥漫家乡的味道了,用家乡话买米粉真是开心。天上白云朵朵,远山云雾环绕,多了一分妩媚,一分轻松。也许今天大家都懒得动了,早上很少的车,一路都风景无敌。山野里开满了向日葵,还有好多好多狗尾巴草,让我幻想起小时候的牛角虫。有点悲伤的是,很多山头都光秃秃的一片,人们的开发已经相当过度。哪怕有树,都是很多桉树。虽然不知道桉树为何物,但是隐约觉得不是好树木,据说桉树会把土壤变贫瘠,像吸血虫一样把土壤吸干养分;要是种土豆该多好,因为据说可以固定空气中的氮,增加土壤的肥料。呵呵,想多了;又经过一片甘蔗林,还有和我同样早起的甘蔗工人,他们正辛勤地拨好甘蔗,准备装车运往蔗糖厂。


好了,不再讲无敌风景了;以免我避重就轻。骑车走远路很辛苦,真的很辛苦。从思练出来,还没有回过神就开始了山路的上上下下;一下把我推到崩溃边缘;以至于我总是幻想什么时候才到平路。就像无数小朋友总是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而我最想问的就是什么时候才到平路呀。好歹熬过这一段到了大塘镇,来到了传说中的鬼子坡。一个高高的山坡,不推车上去是不可能的了。为什么我会特别注意这个坡,因为临走前,旅馆的老大爷告诉我要爬一个很高的坡,叫鬼子坡;因为当年那里曾与日本鬼子发生过很激烈的战斗。为此事后我还专门Google了一把,话说当年这里军民联手把小日本干了一票,而原名百子坳也因此改名鬼子坳。我经过的时候看到了纪念碑,但是实在不愿意再挪步下到纪念碑了,环顾四周,这里真是一个打伏击的好地方,四面环山,路口窄得不能再窄。不说鬼子,就是土匪啊、强盗啊、官军啊,总之打劫放火在这里干最合适了。


穿过鬼子坡离柳州就越来越近了,发现一处枫叶林;枫叶已开始泛红,落叶铺满一地,踩上去,呀呀作响。躺上去仰望天空,枝头晃动,妩媚动人;忽觉人在此刻非常的宁静,平静如水,穿过泛红的枫叶仰望天空,我甚至小憩了一会;都不愿再挪动一步。旁边还有一片野菊花林,空气中弥漫一种乡村泥土的气息。值了,一切都值了。什么脚抽筋,什么屁股痛,什么满头灰,这一刻我已不需要再多的理由。。。。


在接近柳江县城的时候,我找到一处安静的小河吃午饭。不得不承认,压缩饼干真的很难吃,但河水很安静,很清澈,不远处还有人在洗衣服。试想小鱼早已绝迹,在我扔了一些饼干屑进去后,慢慢地发现真的有。不过拇指大小,一条,两条;渐渐多起来。他们也很有意思,和我保持一定距离,既想吃,又不敢靠近。实在忍不住就忽的冲过来,叼上一点饼干屑;再忽的冲出去,在远处慢慢大快朵颐,好好玩。


离柳州越来越近,我的心却越来越平静;不再有激动,不再感怀,只有无比平静的心。在我把车稳稳的停在楼下,我轻轻地吁口气,我到了。生活本来就应该很简单,回首三天的旅程,随心而动,仅此而已。就为这美丽的三天划上一个句号吧,我依然幻想若干年后的某一天,我可以很拽对大家说,当年我可是骑回来的。呵呵,感谢TVB,感谢CCTV,感谢所有关心我、爱护我的FANs们。生活有你,从来就没有孤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