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人感到绝望的时候,上帝往往会再给他撒把盐。早上准时7点起床,准备完毕8点出发。出发前在一家粉店吃粉,感于老板的热情,再买了一个大粽子,权当今天的午饭。老板告诉我,从宾阳出发去柳州还有170多公里,到阳山还有70多公里;末了轻轻的说了一句:前面在修路。第一次骑那么远,体会最深的除了路两旁美丽的风景,还有就是爬坡的艰难;至于修路,实在没有什么概念,上路。


早上的广西,四处的田野弥漫着甘蔗的芬芳。远远望去,大片大片的甘蔗林如绿色海洋遮盖这片土地;忙碌的蔗糖工人们则开着硕大轮子的拖拉机忙着装卸甘蔗,准备运到传说中的迁江糖厂。在我还沉浸在这种喜悦的时候,上帝很快开始撒盐了:宾阳到来宾交界公路正全面大修。刚开始还觉得很好玩,一个一个的小坑,有点坐船的感觉。当太阳高照、天空蓝得一丝云都没有的时候;当大车来回穿梭、尘土飞扬的时候;当坑坑洼洼再加上碎石路面的颠簸的时候,我已几近崩溃。坚持穿出这段土路,一种仿佛重见天日的劫后余生。好在后面的那一段路连绵32KM,崭新的柏油路面,好得不能再好;很多时候举目四望前后目视范围内一个车影都见不到,所谓小风嗖嗖,生活不过如此。


另外发现一路交警的宣传很搞笑,但是看到最多还是宣传男女平等;记得看到最多,也印象最深的一句话:生男生女一个样,女儿一样传后人。看来这里的重男轻女的民风依然存在,想想也颇有些无奈。

昨晚我老是做奇怪的梦,无数次梦见自己把自行车一扔就坐车回来了。但当我继续前行在路上的时候,我知道:我永远都不会这样做。是的,我讨厌上坡下坡,讨厌修路,讨厌大车把路面搞得飞沙走石,讨厌火辣的太阳;但是我依然在路上,不为什么,因为我喜欢。我喜欢稻田里觅食的水牛,喜欢猪栏嗷嗷待哺的小猪,喜欢路边市场赶集的喧闹,喜欢一望无际的甘蔗林,喜欢静静的公路伸向远方,喜欢远处的群山时隐时现,喜欢沿路电线杆上休憩的小鸟,喜欢周围人们善意的微笑,喜欢一缕芦苇挂在车头随风摇荡,喜欢所有一切在路上的感觉。生活就是那么简单,如果要问喜欢之外呢?我想,在觉得自己体力极限的时候,我能够做的就是坚持了。


昨天我告诉Y君,能否走到合山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我走到合山,就是爬也要爬回柳州。今天不但提前到了合山,我还决定穿过合山继续向前。原来的平路很快变成了山路,平原变成了高地,又开始了漫漫上坡、下坡的回忆。我必须承认,经过上午将近4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我觉得自己的脚已经开始不听使唤,在我每挪动一次PP,PP如针扎一般生疼。速度渐渐放慢,因为担心赶不到思练镇,我甚至开始盘算走夜路的可能。我想上帝是眷顾我的,在太阳还剩下一个斜角,我远远的看到思练的招牌。不禁笑出声来,一种灰常满足的微笑。


思练已经进入柳州的地盘,当地人的话我能听个八九,买东西都拿家乡话去砍;但是不管我说得多好听,就是灰常没有成就感,人家该宰的还是照宰,丝毫不和我客气。无语,想起一天的旅程真是辛苦,中午还蹲在马路一角啃粽子,甚至被路过的大车搞得满头灰。心里一酸,今晚怎么都得给自己慰劳一下,点了几个好菜,不知道是想拿中午那顿饭解气还是菜太好吃了,把我撑得不行。伤心秦汉啊~打电话找人哭诉,又被骂之什么都不带就跑出来混,活该~再吐血;好在随身带了Ipod,突然觉得最幸福的事情就是骑着车,听着Ipod,从一个超大超大的坡慢慢溜下去…..

已经进入山区了,想想明天又要享受上坡、下坡70KM,头皮有点发麻;不管了,好累,PP好痛,洗洗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