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点闹钟响了,其实昨晚没有睡好,然后很早就迷迷糊糊;好像觉得天亮了,又觉得闹钟为什么没有响。总觉得闹钟坏掉了,但是又懒得把眼睛睁开。有一句话叫做人懒是没有药救的….闹钟终究没有坏,我也索性起床。收拾妥当去师姐那里拿车上路。心里很激动,我的柳州之旅就要开始了。


按照原定路线,骑着小车一路前行,快出南宁的时候碰到一个骑友,看人家装备很牛;我根本无法跟上,但是心里想。如此普通的自行车我可以骑到,那么好的车岂不是一点难度都没有?寻思给自己一个安慰,继续上路了。出了收费站就正式出南宁市区了,沿路经过一塘、二塘、三塘,一直到九塘(昆仑镇);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起这样难听的名字;难道以前这里一路都是蔗糖场?不过一路的风景都很好,开始我还很悠闲的去欣赏一下甘蔗地,山上的漫山芦苇,远山葱郁的树林。渐渐的发现自己的脚开始抗议,慢慢地不听使唤。


其实有点后怕,因为从来没有骑过那么远的路;看着一塘,二塘这样的地名离我远去,我又兴奋又痛苦,兴奋在于我离九塘(昆仑镇)越来越近,痛苦在于每个塘之间离得太远太远;似乎绝望没有边际。开始我还能坚持一步一步的骑上坡,每次上坡都挥舞着手给自己打气。我用手奋力的甩向天空,似乎在告诉上天,我可以,真的可以。想起爬山,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爬山,因为山在那里,每个人都渴望爬上顶峰。而现在的我,就是渴望爬上这个高坡。但是慢慢的,我陷入了绝望的境地,实在太多的坡了。几次脚抽筋,只好慢慢地推上坡;这时候又担心是否能够按照预定时间赶到指定地点。所以一路我几乎都没有做停息,后来发现,其实我还是比较有潜力的。在住进旅馆的时候我问老板,南宁到这里有多远,答曰100KM;我心满意足的笑了,很有成就感的说。


在这样来来回回上坡、下坡,我终于到了昆仑镇;4个小时,60KM,一瓶600ML的水。我觉得自己已经到崩溃边缘,赶快拐进镇子里面找吃的。要了一份10块钱的快餐:一盘鸭肉,一碗菜汤;吃得很香,也把肚子灌满了水,临走前还不忘在主人家装满我的水壶。昆仑镇离昆仑关还有4KM,此地不可久留,很快上路。又是一阵上坡、下坡;渐渐发现,一旦停下来再迈步已经感到脚里如铅注,挣扎啊挣扎。还是挣扎到昆仑关,心里一阵激动。激动的是历经艰辛终于目睹其芳容;突然又很平静,因为我感慨,纪念碑下长眠的烈士;不管他们姓蒋还是姓毛;他们都是中国的脊梁。我以前告诉老妈,如果有一天和台湾开战,我想我会义不容辞的奔赴战场;无论什么政治、什么党派,那些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履行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职责。我依然想起在国外的时候,每当看到五星红旗,内心是多么的激动,甚至会泛起鸡皮疙瘩。不为什么,只为我是一个中国人而自豪。


我静静的脱下帽子,抖落身上的尘土,面对墓碑,肃然起敬。临走的时候看到一只螳螂,很大的一只,却不怕我;还爬上我的自行车,我很奇怪,不忍心伤害它,将它轻轻抖落;和它说再见。是的,昆仑关,我来了;怀着无比崇敬。也许这些烈士们当年也为昆仑这两字所鼓舞吧,巍巍昆仑,壮我河山。我还将继续上路,前面还有更多更多在等待着我。


骑到后半段,虽然我依然眷恋着翠绿的山峦;但我更期翼着下坡,希望能下很大很大坡。好在后面的路下坡居多,反倒欣慰很多。但仅仅是心理欣慰,因为我的双腿已经感觉不到是否属于我了。但是我依然在前行,丝毫没有退却的念头;至少目前还没有,我在加油。想起高中有一年冬季长跑,我没有练习就上阵了,也是跑得很痛苦,最后跑了个38名被班主任鄙视得不行,老是三八、三八的重复。呵呵,其实名次不重要了,重要在于那时候我也感觉我的脚不属于我了,但是我依然在跑着,跑到了终点。有些东西,真正难能可贵的是在于坚持。


终于骑到了芦圩镇,说到这个圩,我觉得好没面子;因为我之前都把它念成yu,当我问路的时候;人家都觉得好奇怪,好在很快搞清楚状况后,告诉我是芦圩。在网上看,芦圩的古村落非常有名,或许是我把名字记错,或许我就没有找到,再或许就根本就不是这个地方。总之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古村落,但是也发现一些古朴的房子,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晚上住的宾馆才20块钱一晚,并且还有宽带(另加10块)。幸运,我想我此刻最大的追求就是冲一个舒服的热水澡了。

明天合山有将近80KM,合山离柳州还有100KM;我更想明天能够多赶点路,又担心镇上找不到住的地方。毕竟后天的100KM也是充满挑战。好了,早点洗洗睡了,如果明天能够坚持,那我就一定会坚持骑到柳州那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