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回味。进理发店之前,悄悄拍下了门面,轻轻的呼一口气;简单的述说,理发师已经开始操刀。他不会也不想去理解我剃光头的想法,他无非在尽自己的责任。我轻轻的闭上眼睛,静静的感受头发七零八落地飘落在地。平静得不能再平静,当我轻轻的睁开眼,那一刻我告诉自己,一切都结束了。Y君告诉我,这些不过是形式,我什么都没有说。形式也好,信念也罢。就像我多年写的一句话,对BBS,爱与不爱都需要勇气,所以我选择了灌水


L君告诉我,把头发剪了就是把那些不快乐的日子统统扔到垃圾桶。我想就算是形式,也当是惩戒自己,和过去那个颓废意志的我说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