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天很好,其实在海南的日子天气一直都很好;没有雨,蓝天白云,还有灿烂的阳光。在太阳晒到PP的时候,我在被窝里挣扎着,在挣扎了一分零五秒之后,我决定去买车。既然自己能够从南宁骑到柳州;那么海口去三亚又有何难?动随心生,那就去吧。


W君的楼下有海南米粉,呵呵,米粉;我喜欢。从小学开始,每天早上老妈就会给我1块钱去吃米粉做早餐;而我从来都不会吝惜自己的嘴巴,不是吃米粉就是卷粉,或者鸡蛋面包。可惜物价涨的很快,我从1块吃到2块,再到3块;直到我高中毕业去北方上大学。似乎从到学校的那一天起就再也没有这样享受早餐浓浓的米粉香味。毕业回到南方,每次我都很珍惜早餐吃米粉的机会,每每吃起来就怀念起小时候路边粉摊的米粉。呵呵,扯远了。


原来海口也是有大润发的,呵呵,大润发,大学四年的生活用品采购地。那里离老校很近,每次都大包小包的抗回来,每次都整个宿舍煞有介事地集体出动,大家仿佛在开一次狂欢Party。每次都借着采购的名义,集体大开吃戒。很怀念宿舍的兄弟几个,如今天各一方,各奔东西;又开始伤怀了。呵呵,也许是我太闲了,就给我点时间感叹一下往日旧时光吧。大润发没有看中合适的,其实就是觉得太贵,心想自行车嘛,再快也快不过汽车吧;还听说现在钛合金的车架都出来了!晕倒,就算它轻如鸿毛,还能把它骑飞起来。我不是唯装备论者,什势么风阻,什么骑行姿,什么车架,车骨,结果其实都是一样;同样的路,我的感受不会比其他人少;只不过我们用的时间不同而已。至于体力,仁者见仁的东东;就不要深究了。


抱着这样的态度,我和W君就跑去找自行车二手市场。这个世界上,有骑车的,就有偷车的,自然也有卖车的。我对那种普通的车不感兴趣,看上一辆老凤凰牌;嗯,果然够结实,开价120,还价80,再开100,还价90。这回不开了,少了100,打死也不卖。W君把我扯到一边,也就他这个异乎寻常的举动害我失去了这辆凤凰车。而他这个异乎寻常的举动最终目的是想告诉我:其实这辆车100门不错。晕倒,在我回头去取车之际,发现这辆车不见了。原来被旁边一个瞄了好久的大叔抢了先。吐血,狂吐血,吐血之余;我们继续买车之旅,来到老城区一家车行。问有没有28寸,答曰有,老凤凰400门;问有没有便宜的,答曰有,200到10000,应有尽有;问有没有出租的,答曰有,20门一天,算是大减价。晕,要是20门一天,租10天都够买新的。再问,有没有二手的;答曰还是有。其车行师傅正好有一辆2手五羊牌。我考,对这家车行佩服有佳,心想这丫的车行不是倒卖军火的吧?怎么啥都有。不过我和W君都很开心,一溜烟就骑车回家开始准备第二天的旅程了。

晚上W君表现了一把手艺,牛肉捞面果然不是盖的;嗯,看来他去新疆那几个月没有白去;据说还拿手大盘鸡,嗯,下次一定不放过他。夜了,信心满满地睡去。大车行、熟手师傅、五羊大品牌、虽然老点,但是结实呀;嗯,值得信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