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注定是充满传奇的一天;早上7点按时起床,昨晚受了一点风寒,觉得胸口有点闷。不过一点不影响我的高涨热情,因为今天有一个重头戏,就是骑自行车上高速公路。发现海南有这个好,啥路都没有收费站;所以高速公路见到牛车啥的也就不奇怪了。出发的时候发现后轮没什么气了,一点不详的预感。一路向南,来到东部高速入口时突然傻眼了;两辆警察叔叔的车一字排开。在我想着掩耳盗铃溜过去的时候,一阵喇叭狂咻。主动认错,灰溜溜的下了高速。所谓祸不单行,此时发现后轮没有气了;问周围路人,告知最近的修车地有10里路,再次狂晕。只好沿着市区的路折回。这个世界总是充满惊喜,很幸运地找到修车师傅,接着很不幸的告诉我此胎爆得很严重,要换胎。换就换啦,心想不要让我在鸟不拉屎的地方爆胎就行。


换好胎继续闯高速是不可能了,因为我又特地兜回去看警察叔叔走了没有;怎么看都没看出那警车有挪窝的迹象。心里又不甘心放弃,在瞄了几眼地图后,我决定走榆林东线223国道。从18公里处开始数数,一路数着过来,有树林,划过蓝天的飞机,有嗖嗖的海风,有山羊,有水牛,有小鸟;我甚至可怜被车挂到的猫头鹰。整个榆林东线路况都非常好,车也很少(大部分都走东线高速去了),因此很能感受那种蓝天下举目四望,一眼望不到边的辽阔。我想起非诚勿扰电影中汽车在北海道的山间环绕,其实在这里也有这样的美丽与震撼。一路在找新鲜椰汁喝,但是一路都找不到,找不到椰汁就拿甘蔗补充水分。当我在云龙镇吃了大碗米粉,我才发现路还有好远;自己体力已经透支的厉害,并且感到呼吸困难。但是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剑在弦上岂能不发。继续吭哧吭哧数公里牌,因为骑到后面,唯一能让我兴奋起来的就是我走的路越来越多。但是这点兴奋很快就被这条路的杀手锏打的烟消云散了。以前骑车,我感受过崎岖不平的路面,感受过上坡下坡的无奈,感受过修路尘土飞扬的郁闷。但是到这里,我感受了一把新玩意;就是经常遭遇连环坡。所谓连环坡就是在你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觉得爬过这个坡的时候,它不过是另外一个大坡的前兆;而更加吐血的是后面这个大坡延伸得很长,以至于你没有爬上这个坡前你感觉不到后面大坡的存在,自己还觉得爬上第一个坡很有成就感呢。在我推着车走了将近一公里才把一个连环坡搞定的时候,我有一种想要抓狂的感觉。


骑呀骑呀,太阳就这样从你的东头,慢慢爬到了西头。一路上我都不敢轻易休息,因为我担心时间不够,还担心一休息我就不想再起来了。但是越到后面,速度也越慢。依然是那句话,我能做的就只有坚持了。继续数数吧,嘿咻嘿咻数到86的时候,我的眼前一亮,前面有东线高速的指示牌!在黄竹奔上了高速。上高速的感觉很High,真的很High。我这时才明白群体冲动性是什么概念,当看着汽车在你身边嗖嗖的飞驰而过;我似乎都有一种飞出去的冲动;原来灌铅的脚有如神助般地飞奔向前。一路飞奔22公里,没有喝水,没有停顿,什么都没有,两只脚不停的踩呀踩呀;以至于我的后轮什么时候爆胎的我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太阳在慢慢落下去,由黄变红,再慢慢隐去。在一点都看不见的时候,我开始觉得有点害怕了,如果天完全黑下来,开车的人的视野会灰常收限制;更何况,谁会想到那么晚了,还有人在高速上飞奔,还骑着自行车飞奔那么烧包。于是在太阳散尽最后一丝余辉的时候,我终于赶到了琼海。哪知道一下高速,发现后轮又爆了。不过这个时候我已经不想理会他了,我的眼里只有水。


在路边的小摊直接干掉2个椰子,我很是郁闷;走了一整天,一个椰子都没有看到;本想喝椰子喝到饱,路上慢慢跑。结果只在琼海找到了椰子,现在的感觉很爽。在我回过神来想着怎么去弄自行车,一个摩托仔自告奋勇的要带我去找修车师傅。本来觉得他好热心,后来才知道他想收点带路费。怪不得他老是叫我上他的摩托车,驮车去修。谢了他的好意,车我自己推过去好了,带路费我也会给你。结果这家伙带着我转到伸手不见黑夜的五指,在一个小村中找到修车师傅。当时我觉得自己很大胆,和他走到鸟无人烟的小村中。但有时候其实不需要把人都看做坏人,修车师傅很厉害,完全没有用水就感知了漏洞,打上补丁完事;只要我3块钱。开心,临别时忘记合影留念了,捶胸啊捶胸中。


经过高速路这么一折腾,我已经觉得屁股不属于我了。终于体会到什么是如坐针垫的感觉,PP怎么放都痛的要死。更该死的是,那个小村的路不是一般的难走,坑坑洼洼,走出来我已吐血无数了。血是吐了,还得找地方住。沿路晃荡出去,看到一家小店,头也不回的冲进去。问了问价钱,啥也不说了,直接上楼。

吃过大排档,洗过澡已奇累无比;今晚将是一个好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