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允许我引用磨房的标题,正是因为这篇召集贴,牢牢锁住了我向往四方山的心;但幸运橄榄枝并没有向我招手,等我回过神来,已经人员爆满。直到有一天,一个叫桃源茶馆的ID掀起了另外一场四方山风暴。我,如愿以偿,吹起号角,准备出发。


四方山在哪里,直到回来到广州的那一刻我也没有搞清楚具体位置。只知道,车走广园,再杀向新欣公路到增城,至于如何拐进去的,我只能说:七拐八拐。但是走过这一次以后,我想如果把我丢在山脚下,我可以很清晰记得上山的小路。


从来没有野外露营,从来没有负重登山;今天算是完全体验。走之前,我一直在死盯着天气预报,寒冷我不怕,但是我怕下雨,担心我那浅薄的帐篷,厌恶那种全身湿漉漉的感觉;其实说到底,我怕感冒。没有经验,不代表没有勇气;既然别人如我一般选择了这样一条路,我想我也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老天真的很眷恋我,周五风雨大作,冷空气强烈影响南国的天空。但到了周六,一切都变了,晴空万里,除了略微飘来的寒意。


在我到达集合点的时候,我看看表,时间正好离Deadline还有一分钟。虽然没迟到,但是所有人却已早到,所以光荣的财务工作交给我了。唉,真后悔在快餐店多扒了两口米饭,要早到一点就不是我了嘛。从来都没有当过财务,后来才发现自己压根就不是干财务的料。很简单的加减乘除,反倒被我搞得很复杂,还被全车人鄙视得一塌糊涂。以致最后在下车各奔东西的那一刻,我使劲的拍打座位,大声宣称:这辈子、下辈子永远都不要当财务!唉,又笑倒一片,生活其实应该简单一点。


自己都没有想到可以背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上山,60L的包被我塞得满当当。没有办法,勇气比不上经验。对于没有经验的我,恨不得把被子都带上了,只为了不要让自己半夜冻醒。一路负重攀爬,到达营地的时候太阳已经斜掉半个影子。水源就在附近的崖边,打水烧饭,美美的鸡汤,鲜嫩的肉丸,喝上一口老白干,今晚一定睡的很香。


我总是不明白为什么领队在两天的行山中老拿我的帐篷开唰,大声扬言帐篷开的洞可以轻易的钻进老虎。呵呵,老虎就没有,帐篷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差。酒足饭饱的晚上,伴着周边男女混帐的调侃迷迷糊糊入睡了。不知道为什么,树林出奇的安静,所有的一切活着的生物都在这一刻休养生息。野外露营,泥土地面自然没有床那么舒坦,睡袋也没有被子那么伸缩自如,但是当你拉开帐篷仰望星空,明亮的北斗七星透过树梢投下它华丽的影子,这一刻,我已经觉得很满足了。这个世界不缺少天才,缺少的是发现天才的伯乐;四方山也不缺少美,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当你的眼里充满美丽,这点苦难在美丽面前又算什么呢?


早上的太阳暖暖的翻进树林,星星点点的落在帐篷身上。我探出头来,长长呼口白气,新的一天开始了。我想我昨天一定很背,因为几次猜拳都输掉了;输掉的结果干什么呢?洗碗~还是在早上口呼白气的空气中洗碗!甚至昨晚在睡袋里,我都梦见自己一个人寒风嗖嗖的去洗碗~凄凉呀。 收拾妥当,整装出发,越过拔云寺,一路前行;在我大口大口喘气在密林深处不知所踪的时候。一片灿烂的阳光迎面扑来,等我晃清眼神,山顶一望无际的开阔尽收眼底。今天的天气非常之好,行走在莫过膝盖的草丛一路向顶峰进发,那种感觉就好象大海中的一叶帆舟,随心所欲,一往无前。从顶峰开始,下山的路就在这漫山的草坡山脊上前行,微风迎面飘来,置身于天地之间,我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每一次出行都是收获~


回到家的那一刻,安静的坐下;pp好痛,膝盖好痛,全身都好痛;但是我很开心。我告诉Mouse,她说我很疯狂,又去爬山了。我想,其实我只是喜欢,没有所谓快慢,没有所谓远近,就这样喜欢一个人在路上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