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最讨厌蚊子,没想到新加坡这个热带雨林地区居然没发现蚊子。感叹政府痛下决心消灭蚊子于无形之中;从此新加坡再也没有出现大规模登革热这种鸟事~。说来也怪,想读大学的时候,宿舍六人没有一个人放蚊帐。大家都信誓旦旦: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难兄难弟般精诚一致。实际上大家心里嘀咕着哩:宿舍六个人,就是有蚊子,被咬的那个人一定不是我!要是真挨到我头上,我也只好自认倒霉,谁让我血那么香呢。


呵呵,整个大学四年,大家都相安无事;就算被咬了,也是苦水往肚里吞。那个时候我天真的认为蚊子咬我的概率微乎其微。后来来到南方,我才真正见识蚊子的厉害,蚊子对我的折磨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某日听来一传说:蚊子喜欢B型血的,我一听那是眼睛放光,见到熟人,第一句话不是你吃了吗?而是你是啥血型?站队也得吭哧吭哧往B血型上靠。后来被咬的满身是包的时候顿然醒悟,这理论纯粹鬼扯。某日又有一说蚊子喜欢O型血的,我立马义正言辞地大声疾呼:我已经身经百战了,什么B型血,O型血,蚊子碰到我,那是往死里咬啊!看我满身的包包,多么凄惨的一部血泪史~~~


很多人听到这个故事后,纷纷要求和我排排坐。你说蚊子就那么邪乎,两个人站在一起;我是被咬得七上八下,另外一个人啥事都没有,我的血能有那么香吗?从此我与蚊子结下了梁子,与蚊子的斗争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到了这边,嘿嘿,终于消停了~相对于蚊子与炎热的天气,我更愿意选择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