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的羽毛,肥大的身体,还有头上一缕黄毛,这就是在图书馆窗前树上看到的一幕。臃肿一般地在树梢上寻找果实,时而探头晃脑,时而屁股翘翘,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很是惬意。看它吃的姿势那是极其专业,先是一抓撑住树枝,好让它的肥肥身体不至于掉下去;接着一抓扒住果实,然后就晃头晃脑的用它的尖嘴开吃了。吃归吃,到底还是个漏嘴巴,吃一半掉一半,我说树下经常有很多支离破碎的果子残渣,原来这斯干的好事。

呵呵,第一次在公园外面看到这种热带鹦鹉,不觉想起大街上乱窜的野猫,清晨栏杆上的松树;这个有意思的弹丸之地~ 新加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