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就是被这该死的agent纠缠,不但浪费我8 dollar打的,还弄到最后只剩下15分钟。好吧,agent放我鸽子,白白撩我半个小时,然后再死皮赖脸的折腾将近1个小时。最后终于套出这样一个结论:小样,新加坡不是那么好混的,你也收拾收拾,洗洗睡睡吧。恶心我就恶心了吧,他还不过瘾,对我是祖宗八代的户口调查,我要是没有表在身上,不知道几点几分,不然一定拂袖而去。


出的门来,一看手机惊我一身冷汗。15分钟,15分钟我能做什么,或者先说说我要做什么:嗯,要去supreme court拿翻译,还要过河办手续。这个时候我离Supreme Court还有两站地铁。好吧,那就开始奔吧,一口气冲到地铁站,再百米冲刺到Supreme Court;在我拿到翻译的时候,那翻译的JJ还一脸笑意:not need to rush~~ supreme court 关门还早呢…我点,我一身西装革履的,还没有吃早饭加午饭,这样满大街的冲,比裸奔还难看,我容易吗我……


出门,又开始往河对岸奔,终于在最后一刻赶到office,时间正好指到3点15分,整整15分钟。

某鸟人昨天还信誓旦旦的强烈要求跑明年的马拉松,今天这么一折腾,这脸色挂得很难看,这会在KFC 看围脖呢……马拉松?他是真的老了。

爆料:Air Aisa在City Hall开Office了,一切都在改变,唯一不变的就是change。有人喳喳呼呼,比如奥巴马;有人悄悄的,悄悄的,比如这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