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我和蚊子在我出生以前就有一个约定,具体的内容不记得了,但结论就只有一条:水火不容。但是难耐蚊子的诡异无常,在与蚊子的常年斗争中我总是处在被动挨打的地位;有什么办法呢,一个在明处,一个在暗处;肥猪遇到吸血鬼,想不放血实在太难了。又据说新加坡的蚊子好相处,大体因为它的个头普遍都比较小,叮出来的包不同不痒,你也倒能忍受;再加上新加坡政府常年不懈的狠抓灭蚊运动;蚊子们也觉得新加坡这世道为食艰难,也就消停了。


不知道是新加坡最近的雨季熙熙攘攘,还是我吃肥了,油水太多。我和蚊子结的梁子并没有因为搬家而改变,反而愈演愈烈。只要晚上咬我,我就秋后算帐,早上爬起来杀;它一咬,我就杀,它一咬我就杀……大家都没消停过。最近死皮赖脸去蹭L君的地铺,好吧,这细蚊我就小小的忍它一把;头两天手脚被小小叮了几下,嗯,我在忍;第三天,头也遭到轰炸了,我还在忍,我就纳闷,为什么旁边的L君和死猪一样酣然,我就一天做和蚊子大作战的噩梦呢?

昨天整整一个晚上我都在嗡嗡的轰炸声中度过,除了全身上下的伤痕累累,还有内心的愤怒积累到极点;菠萝菠萝蜜,快快天光吧……最终的结果就不细说了,只有3个字形容:惨不忍睹…看着满手的鲜血,除了对他们这些没脑子的动物咬牙切齿以外,我还能说些什么。L君讪讪的说到:这,和下雨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