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睡到自然醒,嗯,应该是把昨晚的梦做完了,才悠悠的爬起来。以前总是梦还没做完,就被闹钟吵醒,醒来以后,自己做啥梦也忘记了。简单来说,今天赖在床上就是做白日梦。

看过一本历史小说,叫明朝那些事,看完以后让我不免有点悲观,“翻历史书,那些史书中的人物几页纸就把一生说完了,更多的人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人的一生,对于世界万物,是多么渺小;在那个王朝更替的时代,多少人与国运共沉浮。我看凤凰大视野,看中国远征军,看抗战,看抗美援朝;看着看着就悄悄的掉眼泪,.不管所谓政治起起伏伏,真正感动的是那些浴血疆场的普通士兵们,他们是用生命去捍卫心中的那个国家:中国。如果将来有一天,我也面临同样的抉择,我是否会像先辈们一样去履行一个普通老百姓对国家的承诺呢?我不知道,只是知道很多次在梦里我死在了沙场上,这也许是对一个士兵最大的荣耀吧。好吧,我又在YY了,唉,终究是性情中人,这个,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对朋友的定义,只有一句英文,想翻译成中文但不知道该怎么翻:a friend in need is a friend indeed。这句话我并非一开始就懂,工作以后,大学同学各奔前程,大家离得越来越远,电话越来越少,以前的朋友也渐行渐远;当有一天你拿电话本,看着熟悉的号码,却无论如何都打不出去的时候,你们的之间的友情估计也就到头了。我后来终于明白有些人是绝对做不到朋友的,但你认定的朋友,当他们需要你的时候,你一定会出现,不管他们是不是也这样认为。这是我对自己的承诺,有时代价还蛮大的,不过,我们都应该去珍惜那些生命中对你很重要的人不是吗?以前老是忽悠老妈说带她去山东转转,忽悠了好几年都没有成行,我发现有时候忽悠自己的亲人真的是眼皮都不眨一下,好惭愧,怎么可以双重标准。老妈今年60了,嘴上不说,心里可惦记着我的承诺呢。今年秋天,一定要为老妈做点什么。


小时候,只要我不听话,老妈就说我是大树下捡来的,再不听话就扔回树下去。上次惹老妈生气的时候,我反问道:我是不是你生的呀,她气嘟嘟的说:你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咦,不对呀,你以前不是说从树下捡的吗?怎么变成垃圾堆啦?老妈一下蒙住了,呵呵给逗乐了,气也消得差不多。老妈确实拿我没招,以前我很调皮,翻衣柜偷钱去买冰棍,然后被罚跪洗衣板;坐公共汽车逃票,被逮住了,让老妈领回来一顿暴打;唉,还不算呢,从小就开始做家务了,对于洗碗,我可是轻车熟路了;哪怕是现在,每次回家,洗碗的活还是落在我身上;;.我心里总是在想,啥时候我能不洗碗呀。就和我毕业的时候,第一个愿望就是买洗衣机;;;;老妈说了,家里没有女孩,你就当女孩子用。我说,既然把我当女的用,你还让我去抗煤气罐?哦,那是锻炼你。


好吧,不说过去了,说现在。今天出门的时候出现了一场小小的沙尘暴,想返回酒店睡觉,犹豫2秒钟之后,还是硬着头皮上地铁,结果就到了Dubai Mall,还有那世界最高的迪拜塔。我在想,把emirate翻译为酋长,真是太有才了,这群财大气粗的爷真是什么都要最高最大。在dubai mall里,居然大到迷路了,本想去海滩,转出来都已经爬满星星。不过正好赶上打折季,买了一双球鞋小小慰劳了一下自己。回来的时候顺道去了一趟家乐福。意粉买到了,番茄也有了,好重;;.回到家却没了心情,索性啃掉半根法棍,伴着两个番茄算是一顿晚餐了。唉,我还是太懒,得检讨。有菲律宾同事一枚,也住在一个宾馆,每天一起上班下班,请他吃饭,把我给拒了,约他出去逛逛,又拒了。我理解,他儿子才6个月,母子都在菲律宾,可想家着呢,天天视频,可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在自己的路上默默的奋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