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没看到海让我很郁闷,独自趴在楼顶发呆,远远的那颗所谓七星级的帆船酒店在视线的远处一闪一闪,心被吊住了,既然看起来不远,那么走过去看看?

中午2点的光景,太阳晒的耀眼,翻过迪拜的深南大道,眼前一片沙土,绿,真的少的可怜。这沙土,让我想想,应该算是戈壁滩,但和敦煌的那种碎石戈壁又不太一样,沙很细,散落许多贝壳,走过去留下一条长长轨迹,而那些所谓的绿色植物如章鱼一般死死的趴在地上,一撮又一撮的散落其间。

这段看起来2公里以内的直线距离我居然走了两个多小时,经过一片富人区,围墙高高的竖立着,偶尔飘出几朵三角梅,在这没有一丝云彩的蓝天下显得格外注目。粉红,桔黄,还有白,是这些天难得的色彩了。

路遇母鸡一枚,呆呆看着它翻虫子吃,翻着翻着居然跟出一溜小鸡,有黄有黑~心想这鸡妈真够花心的。想给它们拍个合影,居然看着我就跑,我以前老是记得幼儿园玩那个老鹰捉小鸡的,现在搞明白,鸡妈就光顾着带着小鸡们跑路了。好吧,走的我没心没肺的,居然看到一个带空调的公车站,恩,想想夏天50度的高温。.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一路上我都能看到那该死的帆船酒店,但一路都仅仅是远观,看起来没有尽头的样子,如果能遇到点绿色,又全都被锁在围墙里面了,这样没遮没掩地暴走,喉咙开始冒烟。突然眼前一亮,发现来到一个叫Madinat Jumeirah的地方,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朱梅拉城堡。哇~~小桥流水,典雅别致的建筑,一派古色古香的阿拉伯风情,我想起了巴比伦的空中花园。.运河里有许多鱼,苏梅,好大一只,看着就流口水。当然,流口水还有这儿的顶级渡假屋。.

想从城堡的通道去海滩,被拒绝了。没办法,找一个角落,靠着长椅,吹吹海风聊以安慰,没想居然睡着了。不甘心,继续沿着城堡走,找到一个酒店大堂厚着脸皮进去了,啊,我真的要用奢侈来形容,弄得我反倒不自在起来。穿过大堂,迎面扑来的就是纯净得透人心肺的大海了,你知道我想起什么?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吹着海风,踏着雪白的沙滩,听着节拍的海浪,我终于有点明白我为何如此钟情于大海:这里有自由的空气

在海滩上安静的坐着,心不知道跑哪里去,幻想那个遥远的黄昏,勇敢的波斯王子杀入土匪城堡,拯救了奄奄一息的公主。.公主感激涕零的拥抱王子,王子撇撇嘴:嘿,小姐,不好意思,我是出来打酱油的。.

突然想起坐火车的情节,以前经常跟父母做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回老家候过春节,而我童年记忆里坐火车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从绿皮到红皮,再到蓝皮,我应该是见证中国铁路事业的蓬勃发展了,但也同时体验着春节闹哄哄的回家味道。不过我喜欢坐火车,特别喜欢火车那咣当咣当的节律,还有窗外一闪而逝的风景,我想那种时候很适合发呆,可以什么都不想,也可以什么都在想,呵呵,火车就是一幕流动的风景。.记得以前大学寒暑假同学们一起回家,经常三五好友在火车上打牌,打牌是不够的,使坏才是关键。经常是输得贴纸条,画花猫脸,还要拍照留念;再坏一点就随便找一个乘客说我是猪,或者找列车员说我喜欢你,要么在过道学大猩猩叫;反正是怎么无耻,怎么来。

以前小时候,总是老妈做好早餐,吃完再去学校,期间怕我饿了,还给我点零花钱买面包吃,恩,看起来我很怀念学校的那个小卖部,因为每每第三节课后我都会去买一个奶油面包吃。中午和晚餐的饭是一定要吃完的,老妈说那叫分工,比如今天一不小心煮多了一点。分,吃不下也要干光。如果想耍赖,拖鞋伺候,所以从来没有饿的感觉。谁知到了新加坡,吃一份太少,吃两份又太多,所以经常处于一种半饥饿状态,饭量也越来越小。但一回家,老妈做的饭菜又丰盛起来,也许在老妈眼里我永远都是骨瘦如柴,所以饭量又涨回去了。可怜的是,我还要再回新加坡的。.

今天晚上做了可乐鸡翅,我加了鸡蛋,洋葱与大葱去炖鸡翅,做汁的时候才发现没有卤水,把洋葱炒透加酱油,貌似味道也不错。明天带饭去公司,特意多留了几只翅膀,看看made in china比肯德基炸鸡翅谁更受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