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兴起,一时没忍住,吭哧吭哧把龙应台的da江da海1949一口气看完。看完以后我反倒释然了,背叛之于背叛,欺骗之于欺骗,什么才是真正的真相?那个混乱的时代,人命真的是可以草菅的,一将功成万古枯,多少生命在一瞬间灰飞烟灭。你有看过一部电影叫投名状吗?我记住了一句话:一切都是值得的。让少数人的牺牲去换取更多的人活。这是什么逻辑?没有人可以为你选择生死,无论多么崇高也不行。


人人生而平等,那是最基本的对生命的尊重。嗯嗯,我要把它写下来,如果有一天我也成为十恶不赦的坏蛋,一定要把我以前说的这些话搬出来,鄙视我这个虚伪无耻的小人&。我看过一部电影叫80后,里面有句台词: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关于这个话题我曾经和一位很要好的朋友讨论过,我承认,未来永远都是无法预知的,但因为害怕未来的后悔就放弃现在而不去做了吗?我不会,我的口头禅就是: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是什么,恩,做就做了,死就死吧,既然如此,而不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


有一个美国家庭主妇,每次炖肉都把肉切一半,然后人们就问她,为什么要切一半呀?主妇说,我不知道,因为我妈一直都这样。于是大家去问婆婆,婆婆说: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妈一直都这样。好吧,于是去问问姥姥,姥姥笑笑:以前家里穷,锅小,一块放不下,就切一半了。老妈做饭从来不放味精的。老妈泡的朝天椒,我吃下去可是眼都不眨一下。好吧,有一回和某男比赛,一口气吃了好多,最后实在辣得不行了,就开始不带嚼的直接往肚子里吞,唉,最后还是输了,不但输了,整个肚子跟翻江倒海似的折腾了我一晚上。

湘菜强调的是辣,而川菜强调麻,俺的是真功夫,某人是冒牌的。不过,从川藏线上拉萨,一路川菜馆吃过去,最最怀念的是波密县城的帅哥鲤鱼,川式红烧高原鲤鱼,喜欢&。其实湘菜并非单独的辣,它的香干与腊肉都非常好吃,而我最喜欢的是老妈每年亲手做的腊鸡。


第一次的印象山东是大葱,军训的时候看着同学伴着生大葱啃馒头,看得我眼睛都傻了,还曾经被骗咬了一口说得很甜的大葱。不过后来我渐渐喜欢上了面食,怀念洪楼广场的雪菜肉丝面,北门的羊肉泡馍,东门的一品饺子,南门的酸辣土豆丝。啊,酸辣土豆丝,今晚就做这个,开炒到一半才发现没有买醋,并且也没有糖,辣椒还是那种肥肥的青椒,没有辣,没有酸,也没有甜。而切土豆丝那会真把我饿的前胸贴后背。嗯,以前叫切土豆片,经过某人指点,现在终于有点丝的样子了,慢工出细活,但我真的饿呀。

骑扫把这事我干过,而且还在海南岛的最高峰五指山顶上,嗯,那会我光头。嗯,剃光头,记忆中干过两次,一次是大三暑假,那天宿舍里有三个及其无聊的人,其中一个就是我,突然某人说:走,剃头去。于是头就剃了,我还记得当时三个人叼着拖鞋漫不经心地走在校园路上的时候,所有前方的人都自觉的闪倒两边,那种感觉:两面生风(没有头发)。第二次是07年,昨天还穿得帅帅的去公司,今天就戴上了帽子,第二天就离职。那时候总觉得把头发剃光就可以把所有的烦恼都忘记掉,唉,忘掉的早就忘了,记住的永远都忘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