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个日志居然还挣扎那么久,看来生活真是平淡的一塌糊涂。在这呆久了,感觉人和人隔着好大的一堵墙,时间越久,就越感觉像是被阉割掉的公鸡,再也没有反抗的力气,最后只留下两颗眼珠无力而麻木。麻木和恐惧一样,都会传染。

早上9点半很不情愿的爬起身,因为答应X和XX的午饭。无论如何,我还是热爱生活的,至少,我把做饭当成是一种生活的享受,也喜欢分享,期待着和有趣的人在餐桌前谈论着有趣的事情。可惜,今天的午饭吃得干瘪而无力,大家都在恍惚着,躲藏着,恨不得蒙头吃饭,干净得不留下一句话。嗯,也只有电视机那暗自呻吟的裹脚婆婆的伤心事。我和X,还有XX,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附和着,时间过得真慢。

我还是激动今天的菜谱,所有的所有,都是第一次。第一次的酱牛肉,第一次的盐灼虾,第一次的糖醋排骨;照着菜谱有样学样,在厨房里翻云覆雨,忙前忙后。忘记了超市的大包小包,忘记了没有早餐的咕噜肠胃,甚至忘记了X和XX的午饭时间的准时到达。依然是激动的,至少今天的饭菜非常适合我的肠胃,米饭还能再香点吗?

昨晚受邀去R君家蹭饭,五花肉,麻婆豆腐,还有最后特意给我留下的香肠,无尽唏嘘;这人和人的差别咋那么大捏。R君有一个4岁的女儿,活泼可爱;而R君与我相似的境遇,居然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他们是真诚的一对,至少我也应该真诚的面对他们。

今晚的月光很圆,纯洁而明亮;在灯光球场下挥舞汗水,我知道明天又要腰酸背痛了。喝下一瓶啤酒,除了破口大骂这啤酒闷贵了外,还想起了两件事:如果你有一个很好的Idea,别人的第一句话会问:你有多少片屏幕可以让我打呢?这和相对论有点道理,把事物放大好多倍,你自然会知道未来到底是什么一个模样。还有一件,在我唏嘘8年的时间可以做什么的时候,C君说到,让我分开12个小时我都会受不了,如此看来,你即使分开也可以活得很潇洒。我的心有点痛,因为直接被刺到内心的最深处。无言以对。。我有点麻木。事已至此,又应该怎么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