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然想起,我的家庭关系也俨然隐藏着铁路这一环。但凡垄断资源自然就会有各式各样的既得利益者,也就会有各式各样的利益捍卫者与继承者。我有点好奇,中国铁路走过了整个世纪,似乎这种继承的体制依然没有消除。就好象你爸是邮递员,你爷爷也是邮递员,将来你要没出路了,你依然也可以回到家乡成为一个邮递员。这些是垄断资源,而垄断资源之上还有各式各样的中国人情世故,而更讽刺的是,我们的世界还没有强大到邮递员也可以用机器人来代替,而现在铁路也远没有强大到靠所有电子化科技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说到底,人总是要吃饭的;说到底,我们现在最最缺乏的是安全感。当年的皇帝们办户口说了:你们老实种地缴税,你们就有饭吃,你们的儿子以后也种地,也有饭吃,你们儿子的儿子也种地,也会有饭吃的;什么都按着规矩来,这个世界就太平了。皇帝们规划的很好,要让全天下的子民可以如普通动物般的繁衍生息,世世代代灯火相传。想起这个话题也着实因为看了一个关于郑州小火车的介绍,即十年如一日的小火车,人再激昂的性情都可以磨起茧来了,可怜的是,最后的小火车终究都要关停了。我在想铁道的道班与邮递员一样,承载着国家公共服务的使命,不是因为它不赚钱,我就不往哪里邮递了,不是因为它不赚钱,我就不把火车开到那里了。这种公共服务之下,又是几代人传递的事业,你难道没有发现它所蕴含的人文关怀吗?在所有人在喧嚣着凭什么你父亲是邮递员,你就可以当邮递员的时候,再想想,他的父亲在你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起早贪黑将一封封信件送到千家万户,而所享受的只是这些微薄度日的工资。是的,他们有这样的资格。

相反不能容忍的是每逢春节一票难求的场景与垄断所造成的特权,是呀,铁路搞了那么多年,依然是一个稀缺资源,或者依然是最具竞争力的长途价格杀手。要是大家都有钱,都做飞机好了,可问题的关键是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有钱。好吧,我相信,在这个资本充分竞争的社会,铁路系统也终将不会是大院围墙内的嗷嗷婴儿,处于风口浪尖的铁路管理精英们,他们俨然已经意识到了这个咄咄逼人的社会现实;变则痛,不变则死。当初城外的铁路局家属大院,如今早已车水马龙的融入整个城市的一环,而子承父业的历史估计在不久的将来将要彻底的改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