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沱沱河翻过五道梁,就是茫茫可可西里无人区的边界了。L君依然还是不死心,眼睛争得圆圆的,不放过一个活物。而她还真有两把刷子,每每在我眼睛打架,昏昏欲睡的时候;她会发出惊人的分贝,我考,这那来的气功,能让我毛骨悚然吗?神奇就神奇在,她看到了,我却没看到。藏羚羊就算了,野驴更是没踪迹,倒是许多野鹿;有成群结队的,也有特立独行的,远远的跑过来,又呼的一下从车的一侧飞身而过,还时不时回头望你两眼,算是望穿秋水了。往往这个时候,总会伴有强大的惊声尖叫,我总是呆头呆脑的拿出相机,强忍着这让我哆嗦的女高音,慢吞吞的寻找那些活物的蛛丝马迹。

L君终究没有看到藏羚羊,虽然她很有指鹿为马的潜质,但在强大的舆论与事实面前,她不得不承认那是鹿不是羊。乖了,甭想着什么羊角了,咱回家喝羊汤去吧。

翻过昆仑山,周遭的自然环境迅速变脸。昆仑山前好歹有些绿色;翻过之后就全成了戈壁滩;接近格尔木的时候还体验了一把戈壁滩飙车的快感,应验了某句话:就是闭上眼睛开上一个小时,都不会在戈壁滩上撞到什么东西。

心里有点稀落,西藏~我离你是越来越远了。


写到这,西藏之行就这样悄悄的结束了,古人说日行千里,我和L君围着祖国大好河山转了一圈,终于明白我为何如此纠结新加坡这片方寸土地的寂寞,而行走在路上,给予的不是心灵的冲刷,我想我也不会升华成什么伟大思想或者变成土地公公什么的,只是眼睛里飘过那些风景,那些人,经历的那些事,就满肚肚饱饱的如此满足,我的心真的感觉很好。

不写什么总结陈词了,只是2年前的话留点味道的写下来了,如此而已,也仅此而已。

那天一口气买了几年的域名,而这免费的空间貌似还可以继续下去,我也没有什么紧迫要写些什么的冲动,在这里,只是随心,也不靠文字吃饭,嗯,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