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电影节居然就已经两届了,上次忘记了看没看,这次注册参加却把我给拒了,理由也堂而皇之的人满为患。于是乎很邪恶的写投诉信,大体内容就是如何热爱电影,如何仰慕加拿大的导演,不让我看我会想跳河云云,接着又强烈鄙视这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恶劣行径。总之在新加坡,投诉这玩意还是很管用的。晚上就收到了回复,大体也是抱歉加无奈,什么人员爆仓,最后作为投诉妥协的产物,开幕式是甭想了,提供周二与周三的waiting list。注意,是waiting list。于是你来我往的客套开始了,先是大加赞赏一番组织者辛勤劳动,后又强调对电影节的无限期待云云。最后很”神奇”的在第二天收到了确认座位的邮件。好像在菜市场与阿姨讨价还价,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彼此心照不宣的过程,哪怕形式都是一定要的。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成熟社会约定成熟的规则,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知道没有所谓的爆仓,也没有什么苛刻waiting list,事情总有迂回曲折的方法,却不要说出来,偷偷的,心里笑笑就好。

周二信心满满的去Alumni House看电影,本想是部喜剧,却看到了《Incendies 》,不明其中的意思,只知道和中东有关,回来之后才知道有个那么痛的名字《焦土之城》。以前看过一点历史的皮毛,知道魁北克是座法国人的堡垒,也知道最后被英国人赶出加拿大,法语却活了下来。魁北克原想应该就一小城镇,结果google地图把我给惊讶的,一个魁北克等于三个法国,居然能出部这样的电影,果然是高手。

解了魁北克的疑惑,电影也把我带到了黎巴嫩的中东,回来维基再一次恶补中东的故事,原来缠绕在心中的十字军与大马士革的决战,再到君士坦丁堡的陷落。原来沉沦下去的不是十字军,而是耶稣基督在中东的衰落与穆斯林的迅速崛起。君不见,印尼土著由印度教变穆斯林只要几百年就完胜了,留下巴厘岛寂寞的落日,再牛的王也要对着大海一声叹息了。我一直一直很痛恨什么两者皆可抛的荒谬,一边却惊叹于他们真正根植于内心的信仰,另一方面又狠毒诅咒他们在这样所谓真主/上帝/马克思的召唤下狠狠的拿起武器,动起刀子,不留一丝怜悯。

什么狗屁的宗教,没有留给生命一丝的残喘,你有什么理由去剥夺别人应有的生命。看着电影,痛击心灵的不是女主角那漠然惊恐的眼神,而是AK47枪托上的圣母玛利亚..宗教带来了灾难,而灾难的之后的鲜血横流却是无尽无止本能的抗争。这,早已超出了信仰的范围。每个个体在这样的风雨飘摇下,谁又能独善其身去说我要爱护生命,爱护大自然呢?

凤凰大视野说到徐蚌会战的时候,一位军官如是说道:都是中国人呀,但大家都杀红了眼,你不打我,我就打你..人在某些环境下,是真的没得选。江湖呀,战争呀,所有的罪恶都赤裸裸的呈现在所有人面前,所有的卑鄙,无耻,邪恶,所有体面,尊严,善良;它们在战争面前都不值一提,还有什么比活下来更值得期待的事情呢? 亲爱的人啊,我,你,每一个人,我们的生命就只有一次,永远不会有下辈子。要珍惜,就好好珍惜现在,今天的所有,周围的每一个人。战争,还是让它离我们远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