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轰鸣的飞机马达中,把提前预订的Hotel Ngoc MinH的地址抄下来,翻完最后一页LP西贡指南,拖着腮帮,对外面深深的黑夜无限神思起来,这个号称小巴黎的地方将给我怎样的想象

下了飞机,照例爬上离境大厅,寻找送客返程的Taxi,却被连续几辆的拒载;嗯嗯,原来要走到不远处的Taxi等候处。心理先是一惊,继而释然,因为从他们一袭衬衫的正规打扮,实在看不出任何狡猾的念头。走到尽头,遇到一个甜美的微笑,这就是我所遇见的第一个婉约身姿的越南女孩了;她招来Vinasun Taxi,记下车牌,把纸条塞给我,又是一个甜美的微笑.

要指望越南普通民众讲英语,呵呵,有点难;想象一下在国内菜市场买菜,你蹦出一个how much,你猜对面的阿姨会说什么?最后你自然会成功达成交易,手脚并用,功不可没。搭着这家庭旅馆的地址终于搞定了Taxi司机最终的去向。后来和C君搭Taxi,那司机横竖找不到北,气得C君尼玛就出来了,坐在一旁的我不禁哑然失笑,这自然是后话了。

晚上10点钟的光景,出租车在摩托人潮中不快不慢的驶向前方,路灯一盏一盏的划过,我透过泛黄的隔热玻璃安静的看着这些悠然跃过摩托曲线。他们或一家大小有说有笑,或下班后西装革履,神情凝重;或小两口亲密无间,就这样如此恬静的,自然的驾着他们的小摩托车穿行在西贡的大街小巷。哦,还有各式花样新鲜的口罩;.我开始有一点恍惚了。

在Guest House放下行李后,鬼使神差的流连于西贡的小巷弯弯。在夜的笼罩下,我甚至看不清他们的脸庞,却从巷间深处传来的飘扬电视机广播,我能够嗅到这深夜之下的平凡百姓空气。嗯,我想我是一个过客,来到这里,只是轻轻看上一眼,听一听别样的风情,但这,也就足够了。

咕嘟的肚子吃下第一晚的街头米粉,有点回味这淡淡的油渣香气,这下万分肯定下来:西贡,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