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el Ngoc MinH,很难断定它是否值20 USD一晚的价钱。早上8点钟,迷迷糊糊中被电话铃声吵醒,郁闷的拿起电话,电话的另一头却突然愣了一下,继而一句极不自然的Good morning,还问我要几点起床?我点点点; 忍住了。电话之后就睡不着了,房间的不隔音,听着楼上楼下叮叮咚咚的电话交响乐方才明白,这厮为了打扫房间在打电话赶客,立此存照,行为实在恶劣。

好吧,无奈地爬上天台吃早餐,咦,偌大的天台只我一个。人还没反应过来,眼睛已经被这泛白的阳光直闪闪的眯成一条线,也好,就随意躲到这绿色荫蔽小小凉棚享受一下西贡阳光的温暖。额,早晨的blue音乐就从这样懒洋洋的CD机流淌出来了,我要了一份煎鸡蛋,自然也有经典的法棍三文治。趁呆坐的那会,我寻思着昨晚无数次找人搭讪的机会;在登机口,在飞机上,在入境大厅里;.可是最后还是放弃了寻人一起拼车去范五老的冲动。一个人走到离境大厅,一个人去坐Taxi,而现在,一个人坐在天台上,听着悠扬的blue音乐吃着法棍三文治。嗯,旅行注定对许多人是孤独的。琢磨着那段貌似不长的路程,想着也从范五老步行回机场的冲动,只是忘记了谁告诉我只有7公里的。

家庭旅馆的装修主题是瓷砖,格调沉绿与蓝,给人清爽宁静的舒适。而上楼一定脱鞋的传统,也让你突然觉得光着脚丫子串上跳下成为一种新奇。这种自然而然的家居生活方式,在整个东南亚都相当的流行,除去爱干净的传统,与周遭潮湿炎热气候不无关系。所以在街头看到三五老友在树荫底下席地而坐,喝上一杯冰咖啡海阔天空,何尝不是一件快意享受。我感受着他们这样小资的温情,无论如何,也不会与河内的小青年们联系起来,那是因为战争的创伤让他们都没有机会体会这份温情,而西贡进入越共的版图也才是1975年的事情。这对西贡或许也是一件好事,免去多少生灵涂炭,它的东方小巴黎之名也可以保留至今。在西贡,房屋是高低错落的,却一栋栋紧密相连,但全然没有深圳土著握手楼那种压抑的狭隘;小街小巷没有路灯杆子,却有一盏盏白炽灯点亮每一条弯弯道道;阁楼的一角,电视机里的音乐就这样噼里啪啦飘扬出来,而安静的摩托车一字排开,呵呵,这就是西贡的寻常百姓家了。我想起一部电影来着,那个1975年飘摇的夜晚,蜂拥的人群涌向码头,争夺着赶上最后一班离开西贡的客船,从此背井离乡,遥望故土,也许再也回不来了;;

好吧,思绪又开始乱飘了,回来回来,说回天台。一个绿色植物环绕的凉亭,周围布满着各式的小花小草,小桌小板凳围满一圈。整个平台看起来虽小,却满是舒服的空间感。想着这里只是关于早餐,觉得有点可惜了,我宁愿点上一杯冰咖啡,在这里美美的坐上一整天。哈,西贡的楼层标识也遵循法国说法,Ground Floor是一楼,而标识的101的却是2楼。小小的楼梯环绕上去,留出一块小天井,不知是否蕴含了风水先生的生意兴隆;却小旅馆是没有防火通道的,每层5间房,一共5层,按照面积大小从20-30 USD之间不等。嗯,很会过日子。

房间设施简单,但也是五腹俱全;厕所居然用的是美标,龙头还是TOTO的。哦,忘记房间如此清爽的另外一个原因:一旦有甜食的话,蚂蚁们是绝对十万八千里倾巢出动的,唉,可怜我辛苦提来的Pandan Chiffon蛋糕,一夜功夫就被这群蚂蚁兄弟们彻底攻占了。房间里有WIFI,算是标配,而配的小电视与冰箱更适合长租人士。昨晚闲逛那会,碰到几位欧美人士,闲聊中得知他们在这租了房,再顺便打打工什么的,哈,又一工作旅行的主。我要捏把捏把,是否也能摆下两手英语老师呢?

酒店Check In与Check Out的方式也非常特别,入住时把护照一压,钥匙就到你手了,什么都不用管,提着鞋子,光着脚丫就大摇大摆的上楼吧。回头结帐的时候,你可以选择美金或越南盾,但记得要回你的护照与拖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