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25,000盾的冰咖啡,没有空调,只有阴凉的树荫和安静独处的空间;有趣的是,这里就是曾经风雨飘摇独立宫的后花园。小风嗖嗖,虽然依然热气逼人,但一杯冰咖啡下肚,顿时来了精神。今天有个小小愿望,步行到机场,哈哈,想知道这座城市神奇,那就慢慢的走,慢慢的看吧。

哦,差点忘记昨天的记忆了,在市区里吃到20,000盾的米粉,蹲在一边若有心思的看越南uncle下中国象棋,旁边的小姑娘巴眨巴眨的看着我,冲她眨眨眼,她反倒脸红起来走开了。嗯,在这个沟通与信任成本及其昂贵的国家,人们更愿意相信你是一个坏人,因此大都都掩饰着自己而明哲保身,他们,没得选。也好,放弃购物的冲动,随心所欲的压马路,看着吐吐的摩托傻乐,让时间就这样放纵过去吧


冲动着想写点西贡摩托车那点趣事,小道消息流传着西贡摩托车昂贵过汽车的说法,又传汽车高达200%的关税。而我从出租车司机吝惜他的自动车窗,还有相对昂贵的出租车价格也大约明白了其中的道道。看着满大街川流不息的摩托车,你会有种恍惚回到中国的90年代,只是那个时候,我们都用凤凰牌自行车。

其实西贡的摩托车能够如此大行其道与他们的生活方式是密切相关的。没来西贡之前,我从法国人的只言片语中看他们吹嘘着西贡的经典城市规划。当时不信,来到之后彻底膜拜,因为他们的道路设计与巴黎的体会一模一样的迷路。法国人没兴趣玩天圆地方,他们更喜欢曲线型的东南西北,辅以纵横交错的街巷让你体会找不着北的感觉,难道,那就是传说中的美感?当然他们也没有忘记城市主心骨,像香榭丽舍到凯旋门一样的从湄公河畔一直延伸到独立宫,抛开这些,你所体会的就是那些狭窄街道的精致小阁楼了。

C君开了一个玩笑,说越南有三瘦:女人,房子与国土。每每都是细长腰姿的。比如这样狭小的街巷,汽车是绝无停放的可能,再加上满大街专业的摩托车管理员们,完整的一条龙专业服务。怎么个专业法,把摩托车往路边一靠,挂空挡,不锁车轮;管理员就会小步快跑,毕恭毕敬的递给你一张卡,然后你就可以大摇大摆的离开了。把车留给管理员,你很放心,而管理员也会很轻松自如的将你的摩托车推到一角,顺带着盖上一张遮阳盖,绝对服务到家了。等到你取车时,把卡一交,管理员又会手脚麻利的把车推出来,遮阳盖一掀,拍拍上面的尘土,交上管理费,你又可以扬长而去了。嗯,他们还有附加服务,比如洗车,风炮补胎;这样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这汽车还真成不了气候。所以哪家会没有摩托车呀,哈,基本上坐出租车的都是“外宾”,不宰狠点,如何回本。

太阳渐渐偏西,公园里也顿时热闹起来,街角一下子多了许多小板凳。城管?这个中国特色的东东,越南政府貌似没有盲目跟进的态势。所以到了晚上,一个个红火的街边小卖部就出来。看他们多悠闲,坐上小板凳,靠在墙头,喝上一杯冰镇饮料,吹吹水,看看车来车往;;当然,他们身边照例会靠他们的小摩托,不要小看他们,入夜后情侣们出来拍拖,一样两辆摩托,慢慢的靠在一起,在各自的摩托上海阔天空是不是也是一种意境?

回到独立宫的后花园,树林荫蔽,松鼠成群;而昨天来这参观的时候,整个重建的independent palace无不有着中国风水的道道。可惜,建筑的辉煌终究掩饰不了世事的沧桑,老去的王朝终究要被新鲜血液所取代,而老百姓们何尝不是一叶方舟,随风飘摇,谁又能左右历史的进程。法国人也好,美国人也罢,还是后来的中国人,大国政治的角逐,鲜血染红的是百姓的衣裳。越南已承受了太多太多的辛酸与血泪,我默默的希望他们都能够有尊严的活着,平等自由的生活在这片生于斯养于斯的土地上。

在咖啡馆里呆坐了几个小时,对着地图,又仔细观察着这个瘦腰女人,河内与西贡,中间只有一条狭窄的小腰。在这两个地方能说同一种语言而只是口音上的稍许不同,比咱天朝的京腔与广东方言要强上许多。几百年中原的汉字还是敌不过法国传教士的声调阿拉伯字母。我们天朝文盲大扫除,汉语拼音功不可没。在西贡同样留存着许多中文的痕迹,特别在第五区,但是否能念就是另话了。

继续沿着宽宽窄窄的小路一直往北,不自觉来到西贡火车站。嘿,这是西贡也,越南最大的城市,这火车站也太萧条了吧。不过营业员一席蓝色的传统服饰,并设计了排队取票系统与敞开式的售票大厅,让我顿时肃然起敬。天朝的铁路比人家这服务素质与态度,唉,没处说了。

街头无数冰咖啡,一杯比一杯好喝。还有那些不知道名字的菜单,乱点吧,猜不出是什么却吃的好爽。有一种油煎包,里面的陷居然是冰淇淋,我说怎么周围人手一个呢。不够,还得打包,老板看我也新奇,只挤出一个词:Korea,嗯,还好,没说我是Japanese;傻笑啥,给钱呢。走累了,在公园的小石板凳一坐,看旁边的高手们踢毽子,那种超有弹力的毽子在这些灵活的小子面前飞来飞去,想起啥来着?蹴鞠?看着看着天就黑了;;

昨晚铁了心要吃越南春卷,最后拿下pho24的春卷全家福,撑得够呛,外加超市的木菠萝还有不知名的软糕,一杯啤酒下肚,醉生梦死。今早死赖着不起,原本想找一个安静的小巷,而这间guest house,虽然清净,但也同样的不隔音。迷糊中窗外传来起床的音乐,而隔壁哗啦啦的下水道也一直响个不停。看来,想如死猪般的美美睡上一觉,还是去美奈把。而我一直迷惑于如何能把钥匙出门前留给前台,而放心你房间里的私人财物。虽然他们恪守自己的职业道德。想着只是防小人不防大盗,一把私人小锁会解决不少问题。

吭哧吭哧赶到机场,原来,机场真的是可以走过去的。平生第一次干这事,还在31度的大太阳下,没有冰咖啡我要渴死,最后还是偷懒了。机场口有一家百盛,免费BUS去登记楼。机场三楼有免费的WIFI,而机场里的啥都比外面贵,我要的是美金!

哪怕是西贡,英文的普及也很低。曾经认识一个Google的大牛,一打听居然是越南华人,早年打仗和家人投奔法国,后来再从法国千里迢迢辗转到美国,接着开了一家公司被google收购掉,现在算是在google养老搞搞战略投资。马路上的英文标识也少的可怜,居然让那些稍有英文标识的商店变得奇货可居,像极了天朝。大多数旅行者把这里作为旅行的中转站,这经典的范五老街已经解决了他们大部分的问题,让我想起泰国的考山路,异曲同工之妙呀。